查看: 1479|回复: 1

[我的游记] 守护蔡锷故里是洞口人彼此的约定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20
发表于 2017-4-30 13:08: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守护蔡锷故里是洞口人彼此的约定



每当走在回家狭长的青石板路上,这是一条寂寞的街角,可它却那样轰动和沸腾过,蔡锷公馆就耸立在山门镇新街和回龙街的交叉口,我的家就位于蔡锷公馆的后面,每次经过蔡锷公馆高高的青墙边,总是忍不住眺望一下那巍然耸立的蔡锷公馆。
它是那样的熟悉,它记载我许多的童年欢乐,记得小时候七十年代,蔡锷公馆一度被供销社在征用,里面有照相馆、糖厂和小卖部,后面还住了好多职工和家属,儿时的我就和许多的小伙伴在那嬉笑、跳绳、捉迷藏,和小伙伴们推那两扇厚重的木门,听它发出深闷的吱嘎声,大概是一九九六年的一天,街上的居委会主任和一班人马在蔡锷公馆里清扫布置才知晓,原来这个武安宫(始建于清康熙1682年),是在1917年蔡锷将军逝世的第二年,街上的当地老百姓,蔡锷同学及国民政府在他生活过的地方,为纪念蔡锷改为蔡锷公馆。
我随着清扫的人走进这个熟悉的大宅院,只见公馆前后三进,各有五间房那么宽,占地1300多平方米,第一进是牌楼与戏楼合建一起,正面砖筑牌门,石灰墙面,画有工笔彩绘,大门石刻对联“修文演武双能手,护国倒袁一伟人”,门上有“蔡锷公馆”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据居委会主任说,左边楼是当年蔡锷的卧室兼书房,底层是蔡锷父母的寝室,右边两间是当年蔡家蒸酒,做豆腐的作坊。中间是木质的走马廊二层楼房,后面三进祀有蔡公塑像(是仿照蔡锷亲外甥提供的一小寸照片所塑,当时那张小照片保存的相当好,清晰可见有点泛黄),雕像栩栩如生,英俊伟岸,气宇不凡。
街上有力气的男人们从锁着的二楼房间,找出一块块又大又重的木质牌匾,上面斑驳的黑漆已脱落,但那苍劲有力的字体是那样庄重“千秋凛然”“护国军神”它记载着山门地方父老乡亲对将军的无比爱戴与思念之情,在将军逝世100周年之际,我不禁回想起1996年将军逝世八十周的学术研讨会及蔡锷公馆重新开馆时的热闹场景,那天宁静的山门镇沸腾了,从四面八方涌来的乡亲们,把新街、回龙街围得水泄不通,人山人海。
街道上、屋檐下、全是黑压压攒动的人群,只留下了一条小小的通道,人们翘首期待一睹这位出生在山门,成长在山门的将军的后人们,及各界对蔡锷文化,军事研究的学者们。人们争先恐后挤在一起,用自己最朴实的感情来纪念这位为四万万同胞争人格,以天下为己任,为共和而奋斗一生,不谋私利,两袖清风,抱病为国尽瘁的军神。将军的精神永远是后辈们所学习和自豪的。
记得小时候,爷爷奶奶曾和我们说过将军的父亲蔡正陵,弟弟蔡松池及母亲王老夫人的一些事迹,不禁又记忆犹新。奶奶的父亲李春生是和蔡锷父亲一样祖籍邵阳,但已在山门成家生儿育女的邵阳老乡,一开始也都从事小本生意,山门本地一律叫他们娘线卡(货郎担),蔡锷出生在(现在的山门水东镇杨湾村的大坝上),据说当地还出现过天空异象,说他出生那天宁静的山门镇,天上曾出现一片红光,接着一颗很亮的星星随即纵逝(注定命根不长),他的父亲蔡正陵有时不下乡卖货时,就在现在的山门镇黄泥江桥上摆一个皮萝担子,小本生意利润小,艰难度日。在山门老街上有一个外号叫“贺七麻子”的混混生的一脸横肉,孔武有力,一般人不是他的对手,他经常于人发生口角、打架斗殴、游手好闲、打牌赌博样样精通,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有天他拿了蔡正陵的东西不给钱,还出口诳言,蔡正陵多问他两句,他动手推搡蔡正陵,俩人争吵起来,引来很多看热闹,抱不平的街坊邻居,街上人都讲公道话,说他不应该欺负老实人,人家小本生意不容易,拿货不给钱是强盗逻辑,太不像话,最后他恼羞成怒,把蔡正陵的担子自桥上丢在了山门黄泥江桥下,东西散了一地,好心的街坊邻居拿着竹竿赶紧跑下桥去打捞,在码头上打捞了上来,有些人把散在地上的小货捡拢,守着蔡正陵,劝他算了,和不讲道理的人争强弱只好自己倒霉,他只是一个混混,范不着招惹他,忍一时之气,过百日无忧,但愿他碰上对头,让别人来收拾他,莫和他一样,莫和他争强弱算了,也是真话,如果一只狮子碰上一条疯狗,只有躲得远远的,以防被咬,蔡锷父亲就是这样硬生生的被劝住了,后来“贺七麻子”由于树敌太多,结怨结仇太多,被仇家杀害在他回家的路上,也是应验了一句老话,自作孽不可活,不是不报,只是时候不到,蔡锷父亲蔡正陵死时才52岁,没尝到一点福,那时养家糊口,小孩又多,生活确实不易,他死后葬在山门的雪花塘(金鸡田村蔡家山)。
蔡锷弟弟蔡松池的原配妻子是山门街上一王姓人家的女儿,奶奶记得蔡松池老婆的亲侄儿王安南有次去长沙他姑父家小住了一段时日,回来还送了奶奶两把捞刀河剪刀,蔡松池从长沙回山门省亲,就住在山门王安南家里,王安南买来水果和山门的特色小吃(癞子粑粑和梳角粑粑)但他只说想吃山门土生土长的小甘蔗,他说那是他和哥哥小时候最爱吃的东西,一到山门就忆起和哥哥在一起的情景,哽咽不止,触景生情,徒添伤悲,只可惜他哥从山门求学,除了娶亲时回过一趟,却再也没有回到故里,天妒英才呀!蔡松池那次回来给了奶奶亲侄儿李绍旦五块大洋和王立权五块大洋,是他给孙辈的初次见面礼物,王安南和王桂梅两兄妹是蔡松池原配夫人王氏的亲侄儿和侄女,而李绍旦和王立权是王桂梅、王安南俩兄妹的小孩,喊蔡松池叫姑爷爷,以前山门街上老乡谁家有小孩出外面考试求学,打证明,都会找蔡松池开条子,具出证明,他都能爽快答应,乡里乡亲的一一替人家办妥。奶奶的爸爸妈妈老家在邵阳,外祖母从山门走路去邵阳有事,顺道去探望了老夫人,她回来后说房子外面是部队的警卫守着,有传达室,通报以后才能进去,外祖母报上山门的,并说出名字,老妇人叫人扶着亲自出来接,看到外祖母握着外祖母的双手,亲切地说走那么远的路,一路辛苦了,连忙叫家人倒茶,俩人来到堂屋坐下后,老夫人问及了一些熟悉的街坊邻里的一些家长家短,及老人们的身体状况,还叫她带话给大家,说她也惦记着山门的街坊邻居、亲戚、朋友。他们一家在宝庆府买的房子,在蔡锷死后,卖给了邵阳本地的军阀陈贵生,随后,老夫人就一直住到了长沙,直至逝世,她的后代为尊重她的遗愿,让她回到故里与她的丈夫蔡正陵一起长眠山门的雪花塘(金鸡田村蔡家山)。
王老夫人是位睿智重情义的人,是一位勤俭持家,深明大义的母亲,她长眠山门这片故土,让山门人永远记住山门是将军故里这不争的事实,同时也默默启迪后人,成功就是 永不放弃
杨艳玲(清末邵阳县来洞口山门的邵阳帮后代) 写于2016年12月6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6

帖子

505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054
发表于 2017-5-1 21:46: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5-24 17:09 , Processed in 0.081888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