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764|回复: 59

[评论] 谢璞先生纪念专辑

  [复制链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发表于 2018-3-12 20:30: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沙 于 2018-7-4 13:29 编辑

1e30e924b899a9011339d09c1d950a7b0208f508.jpg
湖南省文联原执行主席、当代著名作家谢璞,于3月6日14时23分与世长辞。

      本专辑收录了以下作者纪念谢璞先生的诗文和挽联:(排名不分先后)
    谭谈 水运宪 汤素兰 高巧林 伍经建 周伟 谢乐军 谢然子 尹慧文 宗介华 罗先明 陈薇 尹兰英 谢林涛 张声仁 邓跃东 谢乐勇 谢长华 蒋子棠 胡扬平 尹玮 肖世群 龚军辉 魏斌 汤素兰 周建明 王道森 向荣柱 张胜喜 肖和平 宁光标 萧尊凡 樊发稼 彭学明 刘舰平 丁 萍 邓湘子 高求忠 欧阳恩涛 谢湘生 欧阳常贵 彭志安 孙建江 刘舰平 王定维 杨大挺 朱能毅 欧阳宗岩 寒门楹柱 唐樱 刘小文 林目清 刘定中 罗范懿 骆晓戈 唐可省
    石光明 刘谋联 黄正民  张千山 曾传国 曾伟子 王祯辅 傅秉黎 段小华 付大伟 李少白 樊家信 卓列兵 赵金尧 袁仁赐  曾剑波 李军 赵志超 朱日复


谢璞:我也是高啊市人
文/唐可省


  我和谢璞老师算得上是高沙镇上的街坊邻居,虽然他家在兴隆街,我家在长裕街,但两家相距不到200米。高中时代,在洞口三中图书室,我借阅过谢璞老师的著作《二月兰》。
  “二月兰是开在黑墨油浸的泥土上的。”
  “湿湿的两眼看着这朵二月兰,心里却感到了我们乡下的土地是这么迷人!”……
  书中的文字之美深深触动了我的灵魂。心中对这位街邻十分仰慕,好想成为他笔下的一朵二月兰,长久盛开在家乡黑墨油浸的泥土上,永久,永久地芬芳着。
  从此,我爱上文学。
  认识谢璞老师,是在1986年暑期由洞口县文联举办的家乡作家联谊会上。这次联谊会邀请了十多位洞口籍的作家,给40余位洞口文学爱好者讲课。谢璞老师也在邀请之列。那时,我刚高中毕业,跟着本镇搞摄影通讯的滕治中参加了听课。在听课空隙,我找准一个机会,鼓起勇气走到谢老师面前介绍自己,我说我是高啊市人。
  “我也是高啊市人!”谢璞老师大声而爽朗地回答我,一边用双手紧紧搂住我的两个臂膀。谢老师如此亲切,让我始料不及,不知所措。
  高沙镇,自古商业发达,同时有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旧时称市,即高啊市。高沙人一直称高沙镇为高啊市,至今不变。
  在上世纪80年代,文学是非常神圣的,对于早已成名成家的谢璞老师,我们文学爱好者是顶礼膜拜。但想不到已走出高沙镇多年的谢璞老师还是一口高沙土腔,一口高沙土话。对于家乡作者,他没有一点架子,没有一点距离。
  谢璞老师问我是哪条街的,父母叫什么名字。我据实回答后,谢老师连连说认识。回家后,我问及父母,父亲说,他和谢老师的胞兄谢虎臣曾在黄桥一起教过书。父亲大谢老师5岁,母亲大谢老师3岁,都是看着谢璞老师一点点长大的。
  会上,我向组委会上交了一首诗歌,组委会推荐给来讲课的市文联副主席、洞口籍的黄永和老师。后来黄永和老师推荐给当时的《资江文艺》杂志并发表出来。这是我第一次发表文学作品。
  1991年,我和高沙一班文学爱好者谢乐勇、袁源、邓洁明、袁姣素等创建洞口县蓼水潮文学社,得到谢璞老师的关心和支持。谢老师亲自担任文学社顾问,并为《蓼水潮》文学报题刊名、题词。

IMG_20180309_201447.jpg
IMG_20180309_201519.jpg
谢璞老师题写的刊名和题词。

  谢璞老师很重情义,对他的文学启蒙人袁沙雁老师非常尊敬,经常抽空来看望。95年4月的一天,谢璞老师要来洞口三中看望袁沙雁老师。袁老师就提前到我家,要我去他家陪谢老师一起吃个饭。那天,袁老师准备了谢老师喜欢的米酒。我因为不喝酒,就负责把壶,为二位老师热酒、倒酒。当时,我家刚遭遇火灾,我沦为灾民,勉强靠借贷新建了房,压力很大。谢璞老师鼓励我,困难只是暂时的,好好工作,克服困难,并且不要放弃文学梦想。

寰俊鎴浘_20180309205538.png
高沙一代文豪袁沙雁老师(图右),是谢璞老师(图左)的启蒙恩师。

  96年暑假谢璞老师又来到洞口三中,在袁沙雁老师家里吃饭时他提议说,叫那个“可省”过来聊聊吧。袁老师立即打我家的电话,我正在火柴厂上班,母亲接电话后,来厂里告信。我马上向生产科长请假,工作服也没来得及换就去赴宴。这一次,谢璞老师表扬了《蓼水潮》报。当时《蓼水潮》报已扩大成四开八版,在湘西南一带民间产生了不少的影响。谢老师就版块安排、版式技巧等方面提出了一些指导性意见。
  97年开春,迫于生存压力的我萌生了出去打工的念头。我打电话给谢璞老师,谈了我的处境和打算。谢老师非常赞同我出去闯荡。谢老师说,哪怕是闯得头破血流也是值得的,因为人生贵在拼搏。谢老师的一席话,让我信心十足。
  2002年底,在北京、广州等地闯了5年的我终于提起话筒,有些心虚地给谢老师打电话。因为在广州这些年,我已放弃了对纯文学的追求,我写的东西不再是纯小说纯散文了,而是当时在南方极为流行的通俗文字。这种文字故事性强,但文学性弱。由于稿费高,最高的稿费标准已达千字千元,一般的也有千字二百元,所以作者们趋之若鹜,市场显繁荣状态。除了我之外,高沙还有四五个作者,都在写这种稿,并以稿费养家糊口。
  电话里,谢璞老师首先关切地询问我现在的经济状况,我说:“我每月稿费收入将近上万元了,已准备在广州买房子。”然后我又有些自卑地向谢老师讲述我写的文体,以及心中的困惑。出乎意料的是,谢老师并不反感这种文体,他说,通俗文学也是文学,各种文体百花齐放是好事,并建议我扩大写作面,多尝试小说的写作,创作出有特色的作品。谢老师最后着重说了一条,不管去了哪个城市,都要留个联系电话或者地址。
  怎么也没有想到,这次通话,竟成了我们最后一次通话。因为,我从一个工作换到另一个工作,从一座城市漂到另一座城市,为了生计,颠沛流离,四海为家。我并没有按照谢璞老师的要求去做。特别是2008年我带着儿子去闯北京影视圈,2012年又心血来潮改行行医,更是放弃了写作,我觉得辜负了谢老师,没有脸面再给谢老师打电话。
  2015年初春,因父母年迈需要照顾,我回到久违的高沙。我联络旧时文友,恢复了蓼水潮文学社,其后又创建了高沙镇文联。期间,我几次想给谢璞老师打电话,但因听说他身体不适而放弃了。

寰俊鍥剧墖_20180312205750.jpg
高沙镇文联。

  虽然和谢璞老师没有联系,但谢老师对我一贯的支持鼓励,成为了我做任何事情的精神动力和支柱,不管是写通俗文字也好,闯影视圈也好,悬壶行医也好,还是如今回家乡做文化公益事业也好。
  这是一种温暖的感召,让我在寒夜独行时也不觉孤单和胆怯,并学会了用自己的爱心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2016年10月,高沙镇获得省散文创作基地称号,县里领导和谢璞老师联系,请谢老师回来参与授牌。听说谢老师爽快地答应了,我以为这次可以见面,但后来谢老师还是因为身体原因没能来成。
  谢璞老师对高沙、对洞口的文学作者非常关心和支持,洞口县能成为文学大县,与谢老师的关怀是分不开的。可以说,谢老师是高沙文学、洞口文学的奠基者和引路人。他点燃了家乡文学的火把,照亮了黑暗,也照亮了希望的前程。如今,谢老师笔下的二月兰,已开满了家乡黑墨油浸的泥土,散发着芬芳。
  打开《湖南文学》,版权页编委栏中就有两名编委是高沙人——谢璞老师和姜贻斌老师。这两位老师同时是湖南省作协名誉主席。两个省主席,这让高沙的文学爱好者、洞口的文学爱好者是多么的骄傲和自豪啊!前年高沙镇文联成立图书馆,我们特意单独设立了谢璞作品专柜和姜贻斌作品专柜。谢璞作品专柜收集了谢璞老师出版的图书20多本和一些手迹、相片。读者通过阅读谢璞老师的作品,可以走进他丰富的精神世界,学习他的为文和为人。

寰俊鍥剧墖_20180309204429.jpg
高沙镇文联图书馆谢璞作品专柜。
寰俊鍥剧墖_201803092044190.jpg
▲高沙镇文联谢璞作品专柜中收藏的谢璞老师的部分作品。
寰俊鍥剧墖_20180312210416.jpg
▲谢璞老师的手迹。
  谢璞老师走了。他的音容笑貌永远活在我的脑海中。“我也是高啊市人”这一句话,三十多年来,如雷贯耳。


  后记:
  写完这篇文章,我来到离我家不到200米远的兴隆街谢璞老师的旧居地,走访了附近一些老人。老人们告诉我,谢璞老师曾经在这里生活了将近20年。
  老人们回忆,谢璞老师的父母新婚后不久就搬过来定居在这里。这里原先有个李氏祠堂,他们就在李氏祠堂右隔壁租了一座房子安家,夫妻俩以弹棉花、卖凉粉为生,并在这里生养了三个儿子。谢璞老师是老二。因70年代回澜桥重修时往下游移动了20余米,大桥往北新开公路而将李氏祠堂拆除。谢璞老师的旧居也几遭修复,亦几易主人,现为一张姓人家所有。

寰俊鍥剧墖_20180309204413.jpg
这座四层楼房子的所在地就是谢璞老师的旧居地。
寰俊鍥剧墖_20180309204407.jpg
谢璞老师曾经的邻居、两位八十来岁的老人能回忆起很多往事。

  谢璞老师小学开蒙是在位于高沙刘婆祠的尊德小学(今高沙柳林完小),两年后转学入读观澜小学,小学毕业后,考入蓼湄中学初中部,初中毕业后,因家庭经济困难,停学了几年,停学期间担任高沙镇政府干事,之后,重新拿起课本,入读蓼湄中学高中部。高中期间,受体育教师、著名作家袁沙雁老师影响,走向了写作之路。

  作者简介:唐可省,高沙镇文联主席、高沙镇作协主席、洞口县蓼水潮文学社社长,曾任羊城晚报社深度新闻调查记者、广州出版社策划中心副主任等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1: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图片_20180310132343.png

IMG20180310111749.jpg

0.jpg

IMG20180310105306.jpg

IMG20180310093755.jpg


高沙镇谢璞先生追思会    

      高沙籍当代著名作家、湖南省文联原执行主席谢璞先生,于3月6日14时23分与世长辞。3月10日上午,高沙镇社会各界自发举行谢璞先生追思会。
      追思会由高沙镇文联和高沙镇作家协会主办。参加追思会的有高沙镇政府的领导,高沙镇文联各文艺家协会的会员代表,高沙镇商会、高沙镇老协的负责人,谢璞老师的母校——柳林完小、观澜小学、高沙镇中学和洞口三中的负责人。
      追思会由高沙镇文联主席唐可省、副主席钟艺主持。高沙镇文化站站长肖乐泉,高沙镇商会会长陈立新,高沙镇老协负责人胡定位、蒋太移、傅秉黎,洞口三中工会主席曾广又,高沙镇中学原校长黄正民,观澜小学老师黄老师,柳林完小校长邱清斌,以及高沙籍知名作家杨大挺、杨文彪等高沙社会各界代表、谢璞先生生前好友、学生在追思会上追述往事,缅怀谢璞先生。
      与会人员认为,谢璞先生是高沙镇的骄傲,是高沙人民的杰出代表。他的作品是我们的食粮,他的人品是我们的典范,他的精神是我们的楷模。我们今后要在谢璞先生的母校和文艺界广泛开展系列宣扬活动,树立谢璞先生这个榜样,激励学生和文艺界同仁为国成才,作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并将谢璞先生的精神一代代传承和发扬下去。
      追思会上,高沙镇文联和作协发出征稿启事,向社会征集有关谢璞先生的怀念文章,将结集出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12 21:26:30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20180307_222028.jpg IMG_20180307_222239.jpg IMG_20180309_193254.jpg IMG_20180310_090928.jpg IMG_20180310_092956.jpg IMG_20180310_09052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00

主题

285

帖子

6225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6225
发表于 2018-3-14 23: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学习先生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0:21:14 | 显示全部楼层
总想对人说
——含泪说谢璞

◆谭谈


  昨天晚餐后,我习惯性地拿起手机,看看当天朋友圈里的微信。猛地,微信名“岳麓山下”(石光明)一条悼谢璞的挽联跳进了我的眼帘。我心一沉,难道我这位好师好友走了?我马上拨通省文联组联处处长谢群的电话。得到证实后,我默默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这一刻里,许多许多的话在心间涌动,总想对人说……
  早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我十七、八岁的时候,在南海前线的军营里,发疯似地迷上了文学。连队里那个小小阅览室里的书,很快就被我啃光了。这时,我给在家乡当小学教师的表姐写去一封信,请她寄几本书给我解渴。不久,我收到了表姐寄来的两本书。一是马烽的《我的第一个上级》,一是谢璞的《姊妹情》。当时,我读过《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等一批长篇小说,而短篇小说只在《解放军文艺》等一些刊物上零星地读过一些。集中地读某一个作家的短篇小说集,尚是第一次。这两本书,我都特别喜欢。然而,谢璞作品中的家乡话的韵味,尤其是他每篇作品后面写下的某年某月某日于洞口等文字,使我这个身在海防前线、远离家多的游子感到特别温暖和亲切。一下子,我就觉得我们的心靠得很近。这本不太厚的书,我看了又看,引领着、鼓舞着我往文学创作这条路上艰难地跋涉。
  万万没有想到,十多年后,大概是1972年或1973年的某月,我们竟在省第一招待所某一间房子里同住了多日。那时,省文联、省作家协会等文艺团体尚未恢复。省里有一个文艺工作室,编辑一本刊物《工农兵文艺》,并筹备创办《湘江文艺》,于是召集一些作者来修改一批作品。我被召来修改短篇小说《胸怀》,谢璞则是来修改《报春花》。我们被安排住在同一间房子里。过去,他只是住在我心里的一位老师,一位我的文学引路人,而今,一下子就活生生地站到了我的面前,我欣喜万分。不几日,我的作品先交稿了,而他还在改《报春花》。征得他的同意,我就拿起他改出的稿子看。我成了这篇作品的第一个读者。后来,为了赶时间交稿,他用恳求的口吻对我说:“你能帮我抄抄吗?"我很乐意地接受了。于是,他在前面改,我在后面抄……
  又是十多年过去。1985年,在第四次作代会上,我意外地当选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当年,我41岁,是副主席中最年轻的一位。第一次召开主席团会议,我就被未央、谢璞、周健明这些老大哥推举为常务副主席,为大家跑腿。于是,我们又在一个班子里工作了。
  他是一个对工作十分认真负责的人,对同志、尤其是对青年业余作者十分热心。基层的业余作者把稿件送给他,向他讨教,他总是热情接待。看过稿子后,开头总是这样说:“不错,不错。"热情肯定之后,则推心置腹地分析它的不足,提出建设性的修改意见,总是给人以希望,鼓励人前行,并千方百计帮助一些基层业余作者改善生活和创作环境。
  外面,春雨正沥沥地下着。春雨中,一树雪白的李花绽放了。我真想借这一树李花,送送你,送送我的这位文学路上的引路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0: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心有鲜花    世界尽美
◆ 水运宪


  我的文学师长中,最愿意表达真性情的作家就是谢璞。也不是愿意不愿意,他那是与生俱来,从来不懂得如何掩饰自己。
  在我最初忝列文坛的那个年代,文学大师们身体都还健康。举目四望,星光灿烂,烁烁眩目,不胜景仰。作为文学青年,时刻体会到一种被沐浴的幸福感,自然也就心生敬畏,高山仰止。
  唯有谢璞兄从来不看重自己头上的光环。他不知道著名作家应该端着什么身段,不知道在崇拜者面前如何好为人师、口吐莲花。甚至不知道作为文艺界的领导者,应该如何拿捏举止、装腔作势。在这些方面他真的近乎无知,所以无知者无畏。无畏者方为真君子,真君子才敢于真性情。
  在文学圈子内,但凡小有成就尤其是占有了地位的作家,眼睛很容易失去光亮,一般都不屑于肯定和抬举同行。读别人的作品,第一表现便故作矜持。批评的意见不说,表扬的意见更不说。一副见人高一等的神态,让对方惴惴不知所然。
  谢璞却从来不那样,看完每个作者的稿子,他总能发现兴奋点,然后一点一滴地拎出来,美味佳肴一般地品尝,并且赞不绝口。当然也有一二指点,令狂喜之下的作者心悦诚服。每每参加作品讨论会,谢璞兄对于自己真心喜欢的篇章从来不吝溢美之辞,甚至不惜夸赞到极致,引得与会者哄堂大笑,无不被他那一腔赤诚所感染。
  还有一次参加文艺界团拜会,谢璞兄目不转睛地望着一名女子,禁不住连连感叹,“哦!太漂亮了!她不就是蒙娜丽莎吗?真美啊!”那女子确实很漂亮,却跟蒙娜丽莎长得不是一个类型,他全然不管,固执地用心中最美丽的模板予以形容,可见他是真心喜欢。我相信当时还有其他人也真心喜欢那女子,却没有一个人能像谢璞那样,敢于把真心喜欢的话当众说出来。
  真实的性情人人都有,表达真实性情的人却并不常有。那是因为愿意真实表达虽然是优点,却并非是必备的优点。不表达真性情至少算不上太大的缺点,于是世俗便将美德屏蔽。生存的环境在许多人的心里多为险恶,于是乎见人且说三分话。而在谢璞兄心中却遍地鲜花,所以他不惜全抛一片心。
  心中有鲜花的人,视野中必然充满了美好。谢璞兄就是这样的人,他却悄悄地走了。走得令人扼腕痛惜。
  好在他心中的鲜花从未枯萎,所以我相信,谢璞兄去到另外一个世界,仍然还会邂逅无穷无尽的美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0:2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
◆ 汤素兰


  尊敬的谢璞老师,我今天代表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湖南省儿童文学界的朋友来送您,并且作这个发言。
  我和众多儿童文学界的朋友,在学生时代都读过您的《珍珠赋》,是在您的文学滋养下成长起来的。
  您是《小溪流》的创始人之一,并且创办了《小天使报》,您在写作和编辑之余,长期兼任省作协儿童文学委员会主任,您也是张天翼童话寓言奖的主要发起者和组织者。您为培养湖南乃至全国儿童文学作家做出了重大贡献。您主持儿童文学委员会工作期间,四处筹钱办“南岳儿童文学笔会”,坚持一年一届,办了十余年;主编了《文艺湘军文丛.儿童文学卷》等多种重要图书;您为许多后辈作家作品的出版奔走呼吁。如今,“南岳笔会”成为了贺晓彤、卓列兵、杨远新、庞敏、唐樱等许多作家温暖的记忆。《小溪流》杂志成为了深受读者、老师和家长喜爱的重要的儿童文学期刊,扶持了一大批儿童文学作家和少年作家,影响了两代人的成长,不少人都自豪地说:“我们是读《小溪流》长大的!”
  谢璞老师,我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初,我刚到长沙工作不久,您带领我们到津市开笔会,在路上,您开玩笑说:“小汤,哪个若是欺负你,你告诉我,我和他打架。”谢璞老师,这20多年里,我一直记着这句话,这是一种温暖的力量,让我在寒夜独行时也不觉孤单。我还记得前年冬天我们湖南省儿童文学学会的后辈们一起到您家里来看您的情景。那天您的精神很好,脸上的笑容纯净灿烂。您跟我们回忆起您年轻时候的许多事情,告诉我们生活才是写作的沃土,并且鼓励我们趁年轻的时候多写好书,多出精品。
  谢璞老师,正如严文井先生所说,“你是一个有自己特色的作家,你有自己的主张,于是在黯淡的浓雾中你也寻找美,而且总是渲染出一些彩色,有的鲜艳,有的淡雅,但都令人信服。”您同时是一个温厚的长者,一个文学的引路人。您曾用您的文字滋养我们的,用你的手扶持我们。今天,您虽驾鹤西去,但您的风范长存。此时此刻,我想起了那个有些伤感、却温暖人心的日本童话——《去年的树》。一棵树被伐倒做成了火柴。最后,连火柴也用光了。可是,小女孩告诉苦苦寻找大树的小鸟:“火柴虽然已经用光了,但火柴点燃的火,还在这盏灯里亮着呢。”谢璞老师,您这盏儿童文学的灯,也会永远亮着,亮在我们的心里,亮在千千万万读者的心里。
  谢璞老师,您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0:30:02 | 显示全部楼层
悼念谢璞老师
◆ 高巧林


  3月7日,春雨霏霏,乍暖还寒。
  午睡后,我习惯地打开手机屏幕。没料,第一眼看到的竟是才推送到《小溪流》杂志社微博上的噩耗3月6日14时23分,湖南著名作家、《小溪流》杂志前任主编谢璞因病逝世。
  我猛然一震!眼前一片模糊。
  良久,我对着亮晶晶的手机屏幕,愣着湿润润的眼帘,默默地凝神谢老师的音容笑貌,幽幽地回想起谢老师曾经给我写信,对我鼓励的难忘情景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我算是走上了儿童文学习作之路,然而近乎全然不知,什么叫儿童文学?儿童文学都应该写些什么?怎样写?往哪里投稿?
  一次,我试着把一篇题为《母狗》的短小说投给《小溪流》杂志。二十来天后,我喜出望外地收到来自《小溪流》杂志社的一封信。淡黄色信封,朴素而醒目。上手一捏,感觉里边的信纸薄薄的,不像是退稿。欣欣然打开一看,竟是时任《小溪流》主编的谢璞老师给我写的亲笔信。
  我激动得无法形容。
  谢老师不只是杂志社主编,更是才情横溢、赫赫有名的大作家,他的散文佳作《珍珠赋》我拜读过,其文风古朴精美,构思新颖独到,立意厚重深刻,后收入由国家教育部审定的中学《语文》课本书和大学文科教材,深受全国青少年读者喜爱。现在,他居然怀揣一颗关心青年作者的赤诚之心,放下大家架子,给我这样一位还没有正儿八经发表过作品的无名业余作者写信,岂不令人感激!
  我记忆犹新,那是一张白底蓝印小方格信纸。但谢老师的一行行云行流水般的钢笔字并没有拘泥于小方格,率性,灵动。信中的大致内容是:《母狗》已经三审通过,拟刊用;接着,谢老师赞扬我说,《母狗》写得不错,文中所表现出来的审美思想"我"很赞同;最后,谢老师还满怀希望地鼓励我,说我是要成大器的。
  我禁不住心跳怦然。
  不久,我回了谢老师的信。信中除了感谢,还信誓旦旦地表态,一定不辜负老师的殷切期望。
  随后几年,我一直隐隐感觉到,当我在业余文学创作之路上磕磕绊绊前行时,总有一双温情而严厉的眼睛在看着我,给我压力,也给我动力。但最后,总是遗憾且惭愧,因为,我并没有写出多少像样的文字,更没有"成大器"。
  只是其间,我又断断续续向《小溪流》投了几次稿,又几次跟谢老师鸿雁往来。
  1989年冬天,谢老师特意寄给我一本散发着油墨新香、签上他大名的中短篇小说集《美妙的夜空》。我爱不释手,从中读到谢老师作品中质朴生动诗意灵魂的语言、美妙夜空一般的艺术境界。
  1994年春天,我也算出版了有生以来的第一本儿童文学作品集《变色泪》。拿到样书后,我首先想到,给谢老师寄去一本,请他指教。书寄出不过一月,谢老师就回信了。一则,对我出书一事表示祝贺;再则,非常坦诚在说了他对书中作品的批评意见,书中作品分童年乡村生活记忆和当下校园生活故事两大类,他都读了,但他更喜欢前者,理由是,写乡村生活记忆类的作品有着扎实的生活基础,真切动人,散发出浓郁的乡土气息,……无疑,谢老师是我替我"号脉",为我指点今后的写作方向。
  时间一年一年过去。我跟谢老师的联系越来越少。
  直到进入新世后的某一天,我带着淡淡思念之情,心血来潮,去网上搜索谢老师的名字。结果很顺利,搜到了谢老师的文学博客。
  博客如其人。朴素,谦和,文气,温馨。其中贴着文学前辈严文井对谢璞的评价"你是一个有自己特色的作家,你有自己的主张,于是在黯淡的浓雾中你也寻找美,而且总是渲染出一些彩色,有的鲜艳,有的淡雅,但都令人信服。"也挂上一段谢老师送给朋友们的祝福语:"祝福朋友们心灵的原野鲜花怒放,祝愿朋友们的生活像春天一样的美丽。谨致以亲切的敬礼!"
  一度,我会经常打开谢老师的博客,拜读他的精彩篇章,了解他的信息。这就好比,站在离他很远又很近的地方,一次次地欣赏他,拜读他,一次次地虚拟出跟他见面的机会。
  只可惜,随着时间的逝去,谢老师博客上的内容一天天地疏于更新。甚至,在七八年时间里,博客上一直2011年11月28日12时59分贴上的一文《两则心语》。
  我常常暗自担心,谢老师年事已高,不知他健康状况如何?我也曾想过,什么时候真凑个机会,去湖南拜望一下从未谋面的谢老师。
  哪料今日,谢老师已然驾鹤仙去。
  谢老师,一路走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0:31:21 | 显示全部楼层
杜鹃啼血化牡丹
——深切缅怀著名作家谢璞老师

◆ 伍经建

  3月6日,我的恩师谢璞像一只杜鹃,盘旋在文学的天空,突然折翅坠落,啼尽了最后一滴血……
  噩耗传来,我心如刀绞,记忆的往事便连篇浮现。
  我与恩师相识很早。那是1979年,他应邀来湘潭大学讲学,当时我在该校中文系任教,便慕名前去听课,从此结下师生情缘。
  不久,我从湘潭调回邵阳,凭着对文学的一片热情,选择在文联供事。缘于一条线上工作方便,我与恩师接触较多,自然受到帮助与教诲也多。
  大概是1984年吧,我陪恩师去隆回讲课,发现当地一张名为《辰河》的小报上,别开生面地登了一首征婚诗,写得很含蓄,很有激情,便好奇地问恩师,从这首诗联想开去,能否构思一篇小说?他说,好哇,晚上我们一起想想吧。晚饭后,我们一边散步,一边开始构思。他提示,征婚者要求以诗应征,那粉墨登场的应征者就不乏各色各样,请人代笔者有之,抄袭拼凑者有之,当然,"醉翁之意不在酒",激人奋起者也有之。那晚,我们有说有笑,兴致勃勃地构思到深夜。后来,遵照他的嘱咐,我把这篇小说写出来了,题为《凰声旋起的追求》。
  那些年,我的创作热情较高,与恩师的热心指导息息相关。尤其是儿童中篇小说《"小吹牛"出征记》,参加南岳笔会改稿时,恩师从谋篇布局到每个细节的取舍,都为我进行了精心的设计与剪裁,我只不过用文字重新"缝"了拢来。1993年初,我的中短篇小说集《爱的变奏》准备出版,请恩师作序,他答应得非常爽快。书公开出版后,他比自己出了书还高兴,马上组织省里有关专家,赴邵参加我的作品研讨会,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和支持。
  恩师扶植文学新人,可谓呕心沥血。我每次去他家拜访,几乎每次都有文学爱好者在他家讨教。听说家乡还有初学写作者,背着米来住在他家取经。那时,我曾劝过恩师:"您正是大出佳作的年代,应该设法在慕名而来里突围,您的时间太宝贵了!"恩师听了只是笑。我知道,天生一副菩萨心肠的人,是不会拒绝任何上门求教的。从此,我变得忐忑了,一直忍着,不敢太多地去打扰,因为恩师面对的不只是我一个学生。恩师呵,您的古道热肠我能理解,可我的心思您能理解吗?
  记得每次陪恩师去家乡讲学,恩师讲得最多的是如何做人,如何捕捉和讴歌真善美,如何鞭挞或针砭假恶丑。言语间,流露出幽默与坦诚、诗意与风骨,也流露出一颗崇真尚善尚美的金子般的心。有一次,他讲完课提出要回老家去看看,可那时,车子很少,坐车很不方便,我想与县里联系一下,争取派一辆小车去送。谁知,恩师突然把我拉住了,附着我的耳朵说:"小伍,不要给人家添麻烦,到了家乡,我们要特别注意影响。"恩师的话,我不敢违背,于是只好陪他去挤公共汽车。而那天,坐公共车的人又特别多,没法,我只好拼命地往上挤,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占到一个座位让恩师坐下。恩师见我满头大汗,笑着说:"小伍,今天你可是为了我,放下斯文罗!"我站在他的身边,听了这话,不知为什么,突然想哭。
  恩师披着《二月兰》的芳香,吟着《珍珠赋》,哼着《五月之夜》,唱着《姊妹情》,带着《无边的眷念》走了,他的人品与文品,成了一个时代和生命的高度;一只为时代歌唱不息的杜鹃喑哑了,啼血的身姿化作不谢的牡丹,永远把美丽与芬芳留在人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233

帖子

5734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734
 楼主| 发表于 2018-3-20 10:33:23 | 显示全部楼层
诗意人生
◆ 周 伟


二月兰
  "二月兰是开在黑墨油浸的泥土上的。"
  写出成名作《二月兰》前,谢璞已是一个崭露头角的青年作家。但他仍坚持每年至少有半年在家乡体验生活。
  谢璞喜欢在生活的沃土里扎根。他以多情的眼光注视着阳光照得最多的地方,以多情的笔墨关爱那些可亲可敬洒满阳光的人物,满腔爱意表现新农村的诗情画意,反映一代新人的赤诚和纯真。
  他成功了。成千上万的读者喝彩,纷纷和作者一起醉了,"湿湿的两眼看着这朵二月兰,心里却感到了我们乡下的土地是这么迷人"!
  在创作上谢璞永不满足。
  他心中许许多多的"二月兰",长久盛开在黑墨油浸的泥土上,永久,永久地芬芳着。


五月之夜
  五月是让我难忘之月,也许与我诵读过《五月之夜》有关吧!这是一首人情味浓郁的散文诗。
  "美妙的五月之夜,迷人的月亮,睨着熟透的枇杷和酸甜的杨梅微笑。才喷开的榴花枝头,有痴心的杜鹃一声声啼叫,也许让饱含菜油麦粒的香味和青草气息的清风灌醉了!"
  这不单单是一处妙不可言的风景,更是一个作家矢志不渝的艺术追求,追求那一方至善至美的艺术园圃。
  一个作家的美学追求,就是一个作家的艺术生命。
  谢璞,从不许人在他的名字前加上任何桂冠。他对待许多平民百姓,以及我这个小字辈,也时常以朋友和文友相称。他始终保持朴素的平常心态。
  他是一个多情的歌手,讴歌新中国,讴歌阳光,讴歌真善美。他如山村田野草地上一只会唱歌的杜鹃,美妙的音符回荡在乡村田野上。


珍珠赋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渔民从舱里捧出一握珍珠来,只见那颗颗珍珠,有大如羊奶子的,有小如红豆的,光华夺目,荧光熠熠鲜艳夺目。"
  谢璞,这个文坛中的"老渔民",一直默默地打捞生活中的粒粒珍珠。他又是一位出色的能工巧匠,打磨后又把一粒一粒珍珠串起来,"这排排串串的珍珠使天上银河失色,叫满湖碧水生辉"。从此,《珍珠赋》与八百里洞庭湖有不解之缘。从上世纪70年代起,无数的青少年在课本上朗读过《珍珠赋》。
  我们赞美珍珠,我们更要赞美打捞珍珠的"老渔民"和串起珍珠的能工巧匠。


草 香
  谢璞的长篇小说,有一个乡土气息浓郁的名字《海哥和"狐狸精"》。其主角的名字叫"草香"。这是他情有独钟的艺术追求和审美观决定的。
  是的,他一直喜广大人民群众之所喜,憎广大人民群众之所憎。他光明磊落,凡是群众喜闻乐见的,他总是热情地歌颂,捧出"新的绿叶和鲜花"。他歌颂生活中的美,却从不宽容危害人类本身的毒疮脓胞,他常以笔为剑,深深刺痛了社会上的那些卑鄙无耻之徒。他乐于以森林啄木鸟为师。
  有人说,谢璞总是声若洪钟,话语中满是人生哲理的激情,富于诗意,谢璞的脸上始终春风满面。我说,他有颗水晶石般透明的心。
  由草香的感人形象我又想到草。草很平凡,也很伟大。
  而草的芳香,却是世上无与伦比的。惟有她的芳香,透彻心脾,香得更纯净,更淡雅,更久远。
  我由衷地赞赏谢璞的诗意人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8-7-18 22:19 , Processed in 1.122308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