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16|回复: 1

[乡友风采] 姜贻斌:蹄痕六百里

  [复制链接]

111

主题

265

帖子

5906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906
发表于 2018-7-1 21:48: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金沙 于 2018-7-1 21:49 编辑

蹄痕六百里

姜贻斌



我于马年出生于高沙,最后落脚在长沙。高沙是湖南省洞口县的小镇,说它小,其实也不小。旧时,它居然有“小南京”之称。由此可见,它曾经是热闹非凡过的。


我出生9个月时,父母带着我们兄弟往东走280里,来到湘中一个叫牛马司煤矿的地方生活。这是一个很古怪的地名。后来,我才弄明白,还在旧时,这里出了一个叫刘满四的大窑主,曾经显赫一时。牛马司就是由他的名字衍变而来的。这里出产优质煤,世界有名。“文革”时,造反派曾经把它先后改成赤卫煤矿或红卫煤矿,却不料煤炭出口时,外国人却很固执,偏不要,说他们要的是牛马司煤矿的煤炭。无奈,只好又改回原名。


我在这个煤矿度过了我的童年,读完小学和初中。我记得,读初中的时候,主要是支工和支农,支工是支援煤矿高产,支农是到乡村插田扮禾。当然,我们还在学校后面的雷公山上,大挖防空洞,一个个像小愚公,挖山不止。不满17岁那年,我插队下乡,离家里四十多里,仍属于邵东地界。记忆中最深的是,有一年天大旱,禾苗全部枯死,颗粒无收。生产队的男劳力吃十分工,一天只有8分钱。我呢,吃7分工,一天下来,收获五分六厘钱。其间的艰辛和饥饿,是可想而知的。


其实,我修理地球表面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两年半。然后,在我人生的旅途中,竟然出现了一抹希望的曙光。那是地处双峰县内的朝阳煤矿招工,所以,我背着充满泥土气息的行李,继续往东走,做一个在地球深处的修理工。虽然危险时时地在威胁我,毕竟肚子不再挨饿。在这个小小的煤矿,我当过采煤工、教师、新闻干事。而且,我的人生还发生了重大的转折,几年之后,我便结婚生子。说来很有意思的是,我结婚时,竟然不知到何处搞结婚登记。后来,还是我的一个朋友,悄悄地带我们去附近的乡镇办理登记的。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现差错,当年的结婚证,一共只花了8角钱,每人4角。而且,我没有告诉朋友们,也没有办酒席。所以,我的婚事在安静而极其简朴的气氛中度过。


在煤矿10年的岁月里,我才饥不择食地开始读书,学习写作。渐渐地,已有作品发表。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凭着发表的三个短篇小说继续往东走,调入省城的一家杂志社,启开我的编辑写作生涯。


高沙—长沙,这就是我从西到东的归宿。


所以,当高速公路修建之后,我的人生蹄痕,则一目了然。原来,远不过六百余里。每次,我看到耸立在高速公路边的指示牌上,醒目地写道:高沙—牛马司(邵东)—双峰—长沙,不由得泪水涌动。


往东、往东。



作者简介:姜贻斌,男,1954年生,湖南邵阳人。1982年开始发表作品,著有长篇小说《左邻右舍》、《酒歌》,小说集《女人不回头》、《窑祭》、《白雨》、《肇事者》、《追星家族》、《黑夜》,散文集《漏不掉的记忆》等。现居长沙,曾任湖南省作协副主席,现为湖南省作协荣誉主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4-22 00:16 , Processed in 0.084110 second(s), 33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