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67|回复: 1

《我是卧底》第二十二回:田琼深入虎穴代孕;张敏联络客户播种

[复制链接]

11

主题

16

帖子

5119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119
发表于 2018-10-7 00: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二十二回
田琼深入虎穴代孕
张敏联络客户播种
    130515rl5fzoz52n8i152x.jpg  
  却说田琼是《新快报》深度新闻调查组的女记者,是与我一个战壕的同事,以她为主要参与者的“代孕”系列稿在社会上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我的《裸聊做饵,骗人订制高额短信》稿断断续续花了半个多月才做出来,而“代孕”系列稿则是田琼等人抛开自己的安全不顾,深入到代孕系列的环节当中进行为期三个多月的卧底暗访才做出来的!特别是田琼,她化装成女大学生,多次深入深圳等地与代孕猎头接头,最后一次竟受到猎头的控制,差点有去无回……
  我们组的稿子就是这样,做的时间越长,参与得越深入,稿子的深度、力度和影响度就会越大!
  “代孕”系列稿被评为《新快报》4月份最好的稿子,国内门户网站网易、新浪、搜狐等更是将此系列报道在首页显要位置推出,一时反响空前。
  说起田琼和“代孕事件”的幕后,这要从去年12月开始说起。
  去年12月的一天,田琼与一群朋友在喝茶聊天,其中有一对四五十岁的夫妻因想要一个孩子但不能生育,就提出想找人代孕。调查记者的职业让田琼当时听了就很敏感,觉得这东西怎么能放在台面上说呢?同时意识到这里面可能有新闻可做。
  颇有心计的田琼后来上网查阅了有关代孕的信息,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网上居然堂而皇之地有许多代孕的中介网站!代孕,并不是那种农村妇女上城市来因没有找到工作,就替别人生孩子赚一点儿钱糊口的小打小闹,而是已有很多人把它当成产业来做,并且做得有模有样。
  田琼就想把这些东西整合出来让大家看看,于是田琼向调查组上报了选题。
  选题通过后,田琼即着手进行调查。
  开始,田琼只是化名登录代孕网站,以代孕需求者的身份,作为不能怀孕的妇女,用QQ聊天和电话的形式向网站负责人了解代孕的情况。
   “如果您已经对自己生育几乎绝望,如果您非常想拥有一个健康、聪明的宝宝,我们将为您联系最合适的代理孕妇,让你们拥有亲生子女!”
  “本站长期招聘大专以上学历、长相漂亮、年轻的‘代孕妈妈’,爱心补偿10万元以上!”
  田琼发现,这些代孕网站通过网络聊天工具向网民散布广告,在全国各地招募“代孕志愿者”和“生子需求者”。在这里,生儿育女成为“生产工艺”,出租自己的“女性代孕志愿者”甘为生育机器,受孕的具体方式也由交易者自选!
  田琼还发现,一些代孕网站在巨大利益的驱动下,已撕下所谓的“志愿者”、“爱心”的面具,交易从幕后走上前台,甚至在广州、深圳等地设立办事处,半公开地开展代孕业务。
  在这些代孕网站上,明目张胆地写着三十二条“爱心代孕合作协议合同范本”,其核心内容就是规定如何付费,如何完成婴儿交接手续等。
  代孕者也因容貌、学历的不同而被分成A到I级,她们所获得的补偿也跟其所在的等级挂钩,从3.8万到10余万元不等。高级代理孕妇17个月的薪金在8万元以上,要求漂亮、聪明、学历高、生过小孩、离婚的。在利益驱动下,包括一些女大学生在内的“红粉丽人”身陷其中,乐此不疲,形成了一个日趋庞大的“供应链”。
  代孕网的利润多是从需求者一方收取,一般是资讯费5000元起,服务中介费5000元起,交通食宿费2000元以上。代孕志愿者则无须缴纳任何费用。
  通过查阅大量的网上信息并与部分代孕网站负责人对话,田琼感觉这里面的交易触目惊心,光以需求者的身份咨询只能了解到皮毛,要想了解深入的话应该要充当代孕妈妈深入与中介和需求者对话。
  一个大胆的计划诞生了:假装代孕妇女深入网站内部卧底交易!
  就是这个计划,田琼得以顺利地深入接触到多个代孕网,代孕网的种种黑幕在田琼及同事长达3个月的卧底暗访中被层层剥落……
3517867.jpg
  今年1月2日,田琼登录“AA××爱心代孕网”,填写代孕志愿者信息,包括姓名、年龄、学历、是否生过小孩、代孕原因等。同时,田琼托人办理了一张假身份证。
  “AA××爱心代孕网”声称自己是中国首家且唯一真正“代孕”网站,中国唯一信息产业部合法备案注册“代孕”网站,并宣称自己与商业代孕不同,是“公益代孕”。
  田琼作为第201340名访问者登录了该网站,网站首页上,最吸引眼球的是“推荐人选”,上面详细罗列着“本科学历年轻靓女”、“离异貌美少妇”等代孕者的详细情况。
  网站的说明中还赫然写着:“5万-20万招代孕女性!网站不收任何报名费。绝非色情!确保安全及利益!本站服务于中国不孕不育家庭!合法备案!接受《民主与法制》等多家媒体专访!”
  该网站还公布了他们在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办事处的联系人电话,从北京、黑龙江、山西到海南、浙江、江苏、上海、四川、陕西,都有他们的办事处。
  田琼的化名叫张波,代孕原因是母亲病重急需用钱,并开价15万元高调“应征”代孕。
  大约一周后,该网站广东、广西区域代孕中介总代理张敏小姐(化名)向田琼打来电话,索要照片、QQ号码,并要求QQ视频聊天,以看到真人。
  由于田琼没有答应视频聊天,所以断断续续进行了两周时间的QQ聊天,在聊天中田琼问了一些问题,张敏热心给予解答;张敏亦不断确认田琼在网络上填的信息。双方互相在“挖底”。
  张敏在QQ聊天时明确告诉田琼,如果将受精卵植入代孕者的体内,也就是只提供母体,费用不超过6万元;如果是人工授精,由代孕者提供卵子,这种情况需求方会非常注重遗传和代孕者的相貌、身材、文化素质等,费用肯定超过6万元。
  张小姐说,该网站做成功的最高费用是12万元,而且是除去生活费、检查费、产费等相关费用后的“纯待遇”。田琼立即表示很感兴趣,要求张小姐将该成功案例的代孕者的相片传过来。虽然口口声声说绝对会为代孕者保密,但张小姐还是很快地将照片传了过来。田琼一看,那是一位大眼睛、长头发、容貌娇媚的女子,可以看出,照片是在网络上截屏获取的。
记者(左)与代理人会面.jpg
记者(左)与代理人会面
  2月6日,张小姐约田琼在流花车站旁的麦当劳见面。
  当天下午2时,田琼来到麦当劳门口。一位留着披肩直发的女子上前询问:“你就是张波吗?”该女子身高约1.63米,略显富态。见田琼反应愕然,她说:“我姓张。”
  进了麦当劳坐下后,张小姐向田琼介绍跟她一起前来的李小姐。据李小姐自称,她是一位幼儿园老师,离异,有一名两岁的女儿,需要钱来养活家庭,所以选择代孕。
  张小姐说:“我带李小姐来是为了让你们可以互相了解,让你感受一下代孕。李小姐见完你之后,就去顺德见客户,双方满意李小姐就去体检。”
  张小姐再次询问了田琼代孕的原因、学历等情况后,要求给田琼拍照并要田琼出示有关证件。她偷偷地对田琼说:“我很同情你的状况,会尽量提高费用。但是你提出要15万,这个价格太高了。李小姐不过才7万,你考虑降点价吧。这样可以马上帮你联系到客户。”并跟田琼说好,如果确认做代孕妈妈,那就不能再跟别的代理建立联系。
  过了几天,张小姐告诉田琼,李小姐因为体检没有通过,无法代孕。随后李小姐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2月10日,张小姐打电话给田琼说:“现在有个澳洲华侨,我帮你争取12万。他要先和你沟通一下。你把身份证号码给我,我做一份资料。”田琼将假身份证号发给她后,假装着急地说:“我有点急,妈妈很需要钱。我希望价钱能高一点。”张小姐就劝田琼说:“12万已经很高了,客户要这么一个孩子,至少也要花上20万。”
  “那是做人工受精还是试管婴儿?”
  “应该是人工受精吧,一定会找大医院来做的,这一点你放心。”
  张小姐又对田琼说:“陈先生想找生过孩子的妇女来做,他认为这样比较有保障。像你这样没生过孩子的,很不符合他的要求。但是我也和他说了,这个也是你的优点,不会有什么妇科病。”
  “你知道怀孕是怎么一回事吗?”张小姐突然问。
  “我不是很清楚。”
  “其实我在做中介的同时,我也在代孕。你以后怀孕了,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我。”张小姐的“坦白”让田琼有点吃惊,她也是一名“代孕妈妈”。
  在她的安排下,“客户”陈先生开始和田琼联系。陈先生今年43岁,已入澳大利亚籍,现居上海,是做外贸生意的,由于年轻时候创业太忙就一直没有要孩子,现在年纪大了,妻子却无法怀孕了。
  随后,陈先生打来的电话,口气比较生硬:“你什么时候例假?你知道生孩子是怎样的吗?”田琼惶恐地回答他后,他强调说:“其实你不是最合适的人选,我还是比较喜欢少妇,生过孩子的那种,知道怎么生孩子。我们给你12万,加上别的费用,至少也要20万,你要明白你在做什么。”
  电话中,他语气又变得很苦恼:“我们真想要个孩子,已经找过很多代孕者,但是由于种种原因,都没有成功。”随后,他直接安排田琼去见他的“干女儿”谭小姐。
  2月20日3时30分,田琼如约来到天河城旁的麦当劳门口,一个穿粉色马甲、戴黑框眼镜的女子拍了拍田琼的肩膀,自称是谭小姐。
  谭小姐是广州人,普通话里带着很浓的广东腔问田琼:“你来广州多久了?都做些什么?在哪里工作?”
  田琼谎称:“白天做文员,晚上卖啤酒。为了多赚点钱给母亲治病。”
  “如果你确定要代孕,我就带你去体检。如果体检合格,我会送你去上海,在上海的医院做人工授精。但是你要明确一点,孩子出生后,你就再也不能见孩子了,我们会让你休养完,再拿钱走人的。”
  据谭小姐自称,她现在做保健品产品策划,有一个两岁的女儿,在广州有两处物业。
  谈话期间,她身边的餐桌不停地换人,这些人都在认真地倾听田琼和谭小姐的谈话。田琼心中嘀咕,难道还带了“托儿”来“验货”?
  当晚,有人给田琼打电话:“张小姐,你有兴趣到我们酒吧来卖啤酒吗?”田琼假意拒绝了。半个小时后,陈先生打来电话,说谭小姐对田琼很满意。
  陈先生很坦白地对田琼说:“我也不想瞒你,谭小姐其实就是上一个替我代孕的人,当时她体检都合格了,但是到了上海,由于水土不服,无法正常排卵,所以没有成功。”
  此后,陈先生每天都给田琼打电话。田琼问他:“用代孕这种方式,你妻子会不会不高兴呢?”
  “不会。其实寻找代孕者也是她的主意。最早我们找了朋友的保姆,她也顺利地怀上了孩子,可是到7个月的时候,她却跑了,还把我们接济她的钱都还给了我们。现在都不知道,她有没有把孩子生下来。
  “后来我们开始上网找,认识了代孕中介张小姐。她给我介绍了几个,但都不合适。几次折腾下来,已经没了几十万了……”
  陈先生很坦白地告诉田琼:“你并不是我希望的代孕者,没有生育经验会出很多问题,我只要一个孩子,出几十万也无所谓。你要明白,以后你怀孕了,不可以看电视,不能上网,要进行胎教,你不可以太忧郁……将来,我会送孩子去国外最好的私立学校……”
  由于陈先生要飞到意大利谈生意,代孕的事情被搁置下来。很快,张小姐给田琼介绍了第二个“客户”沈先生。
  据张小姐称,沈先生是上海人,36岁,现在香港工作。沈太太由于几次宫外孕,已经摘除了子宫和卵巢,无法生育。
  张小姐说:“沈先生想直接受孕,就是要发生关系的。”
  田琼想不到会有这一招,但也只好假意应允。
  接下来田琼如何应付沈先生呢?请听下回分解。


  第二十三回
  田记者代孕屋逃生
  女猎头中央台吹牛


  (待续)


    阅读前文,请点击:自传体记实小说《我是卧底》连载




点评

海!外直播 t.cn/RxlBLRZ 禁闻视频 t.cn/RJAQKcq 广东城管“执法”,被砍七刀。受伤城管委屈地对记者说:“最寒心的是周围群众的冷漠…”网友说:“感谢群众的冷漠吧,周围群众要是热情一点,你现在还能活着?”  发表于 2018-11-9 13:5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8-12-11 20:18 , Processed in 0.856950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