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72|回复: 0

《我是卧底》第三回:进报社分到调查组;按计划卧底好又多

  [复制链接]

220

主题

436

帖子

1831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31
发表于 2016-11-13 20: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1317epp9aajrjdaz51er.jpg

第三回
进报社分到调查组
按计划卧底好又多
  
  
  
  却说我在《新快报》面试记者时,总编张洪潮要我作自我介绍,然后谈谈家庭情况、业余爱好、最崇拜的人是谁。
  我首先简明扼要、条理清晰、层次分明地将刚递交上去的个人简历背诵了一篇,然后,在谈到家庭情况时,我不单纯罗列家庭人口,而是着重强调温馨和睦的家庭氛围和良好状况,强调父母对自己教育的重视,强调家庭成员对自己工作的支持,以及自己作为一个男人对家庭的责任感。
  在谈到业余爱好时,我除了说自己喜欢读书、听音乐之外,还说喜欢爬山、打高尔夫球等户外业余爱好来点缀和提高自己的形象。
  在谈到最崇拜谁时,我说最崇拜人民日报社的原总编邵华泽和新华社原社长穆青,并说明他们的哪些品质、哪些思想感染着自己、鼓舞着自己。
  非常得体和有分寸的回答,博得了三位面试官的频频点头。
  最后,张总编问我:“你为什么选择应聘我们报社?”我回答说自己一直怀有新闻理想,《新快报》又是一份有责任和有担当的报纸,所以希望自己来学习和锻炼,融入这个大家庭。
  马东瑾和符豪从头至尾一直在旁听,并没有向我提问。面试就在这友好而祥和的气氛中降下帷幕。离开时,我上交了一份方案书,提出了一些建设性意见和建议,可惜后来没有通过。
  3月23日,我接到正式上班的通知,被安排在区域新闻部深度新闻调查组。
  《新快报》深度新闻调查组是个披着神秘面纱的团队,他们因作出了很多在全国轰动一时的独家报道而扬名。
  而他们调查新闻采取的手段大多是暗访和卧底,时而混入酒楼,应聘成地喱员(酒店厨房杂工)、洗碗工,对无良酒楼来一个肮脏黑幕大起底;
  时而化身“私家侦探”,根据广州市各级法院公布的“老赖”名单和线索,对部分“老赖”鲜为人知的行踪进行贴身跟踪调查,最终揭开“老赖”们一方面“八仙过海”拖债不还,一方面花天酒地生活奢靡的丑恶嘴脸;
  时而又出现在医疗机构,以病人的身份体验,对无良医院敛财黑幕进行大曝光;
  时而又加入地下“猎头”组织的“替考枪手”队伍,千里赴考求证成人高考考场作弊的骇人现象……
  一系列令坏人叫怕、令好人叫好的调查报道不间断地问世,使这群《新快报》人声名大振,同时又充满传奇和神秘色彩。甚至有广州人赞誉说,凡有黑幕的地方或许就有《新快报》的调查记者在暗访和卧底,这种良好祝愿式的赞誉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深度新闻调查组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对《新快报》新闻调查组我神往已久,想不到我居然被分配进去成为一分子,我不禁心里既雀跃又有点怪怪的感觉。
  正式分配前,符豪特意将我叫到会议室关上门谈话。他首先认为调查组是报社一个十分重要的部门,然后又分析了调查工作的危险性,最后征询我的意见说:“我们根据你以往有十来年的媒体从业经验和上次面试的情况,经社委研究决定将你分配到报社最重要的一个部门——深度新闻调查组,但这个组的工作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请你慎重地考虑一下,如果你觉得不适合,报社是可以另作安排的。”
  记得我当时是拍着胸脯说:“没问题。我以前在广州出版社策划中心做过选题策划,所以脑袋里有策划细胞,能发现有市场价值的‘料’;我后来在《健康天地》杂志社是首席记者、责任编辑,每期的重度大稿基本上是我一个人包了的,能把握采访手法和分寸。10年前我出道时,最先是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东方之声》报做社会新闻报道,说起来是回到了老本行。我既然回到这种高强度、高压力、快节奏的新闻岗位,就不会有畏惧心理,并会尽力做好这一工作。”
  我的一番豪言壮语让符豪感受到了我的专业知识和职业精神,他于是放心地给我开了人事调动通知书,知会了羊城晚报社各个部门,自此,我成了一名职业新闻调查人,开始了明察暗访、卧底历险的新闻正义之旅。
  3月15日,初春的广州已走出冬天,太阳早早升起来了,我来到《新快报》区域新闻部调查组第一天上班。组长保罗接待了我,这位在广东甚至全国新闻界和读者中闻名遐迩的神秘人物,个不高,长的有点胖,脸特圆,一双锐利的小眼睛从镜片后射出深浅难测的光芒。
  保罗一见我,就高兴地说:“你来得好,我们正在策划一个专题,是卧底汽车维修业的。我们安排你打入一家大型汽修连锁店担任小工,了解该店黑心宰客的内幕。到时我们会开辆车来给你们店维修,一起抓他们一个现行!”
  原来,有许多汽车司机投诉到《新快报》,反映一些汽修店以次充好,经常用所谓的“副厂部件”冒充原厂正品部件,用旧配件冒充新配件使用,并漫天要价、黑心宰客,甚至趁车主不在时偷油。保罗正在着手策划此项揭黑专题。
  保罗简单介绍了组里的情况,调查组成员还有副组长林韬,记者杨英杰、田琼,见习记者杨黛清,实习生余锦境等,另外其他组有几个可以随时抽过来参与行动的记者。
  不过,我上班第一天却只见到保罗和杨黛清,其他人都执行任务去了。特别是女记者田琼正在调查一桩神秘的代孕事件,去深圳等地卧底去了。
  保罗介绍说,调查组是个看上去一盘散沙的小组织,因为这个组的人上班不用到报社来签到,其他组的同事,经常几天半个月见不到调查组的人影,甚至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但调查组内部又有严格的规定,成员们分工合作,纪律严明,每天都要互道行踪,汇报工作进程。
  由于我是正式记者的身份,报社没有安排记者带我,我有一定的独立性,所以我坐在办公桌上,立即着手策划选题。
  我首先想到一个选题。
  那是半年前我在冼村采访时的遭遇,在广州有名的城中村冼村的某巷经过,我看到站满了各色各样花枝招展的街头拉客女,估计有二十来个,当时我的身份是《健康天地》杂志社的首席记者,脑袋里马上想到的是健康问题。我试着走向前去,立即被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拉上了。
  “大哥,玩一下么?”小姐浪声浪气。
  我以嫖客的身份和她对上话,从健康的角度向她了解了不少情况,最后给了她20元钱得以脱身,后来在《健康天地》上撰写了一篇健康类的调查文章,引起广泛关注。但当时没有从社会的角度思考这件事。
  我幻想,如果现在携带一部微型录音机,去现场将与拉客女子的谈话录下来,然后向冼村派出所报案,会同警察捣毁掉这个卖淫集团,岂不是作出了一个很好的新闻事件和专题?!
  想到做到,我精神振作,打了一个摩托车来到冼村,当步行至该巷时却只见到一片冷静,当日繁荣景象已不见踪影,仔细一看,却见墙上贴着冼村派出所“打击卖淫嫖娼”的告示。看来,我来迟一步,该卖淫集团已被捣毁了!
  我既庆幸又沮丧。
  我盼望早日被安排卧底汽修店,可又得到保罗的指示,该卧底行动临时取消!
  正在双重沮丧之时,我发现了一个可大做文章的新闻眼。
  那是我上班后第四天的晚上,大约11点多钟,在一个大型快餐店的门口,有一个黑衣男子掀开地下阴沟的盖子,用一个长杆的勺子将阴沟里的污水小心地一勺勺地舀上来,倒在一个小桶里,然后装进电动自行车上的两个挂满污垢的大潲水桶里。
  我立即发现了疑点,因为我只看到过清洁工从阴沟里将垃圾物体捞上来以疏通阴沟,没有将污水舀上来并装进桶里的,而且黑衣人动作小心翼翼,好像在舀什么宝贝似的。
  “阴沟油!”我脑海里突然冒出这个词,是的,肯定是阴沟油,怪不得黑衣人小心翼翼,因为油污浮在阴沟水的上面,他必须试着捞上面的油层才能舀到油污。
  我当时特别恶心。想想,一些饭店、酒楼、快餐店,或路边摊,烹调出的香喷喷的食品,可能就是这些肮脏的阴沟污垢水里过滤出的油做的,天哪,太恶心啦!
  我十分愤怒,这样坑人真是太缺德了!但突然间我又一阵狂喜——我找到新闻点了!我立即拿出数码相机,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将黑衣人的行为拍下来,由于是深夜,光线太暗,又离得太远不敢打闪光灯,所以拍的几张相片都很模糊。
  第二天,我上报了这个选题,提出要跟踪黑衣人,查出炮制“阴沟油”的窝点。
  但是选题迟迟没批下来,后来才知道,“阴沟油”在当时已没有新闻点了,广州和全国的多家新闻媒体已多次披露了此事,也挖出和端掉了很多“阴沟油”的窝点,就算我历尽危险再发现一个,也是“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不少”的事。
  更何况,我们的组长保罗是新闻行业挖“阴沟油”窝点的第一人,据说“阴沟油”就是他给取的名!
  按同事们的说法,保罗是靠挖“阴沟油”起家的!


DSC01468.JPG
黑衣人在舀阴沟里的油污。

     又一个沮丧扑面而来,我上班一个礼拜,连受挫折,竟一事无成,如同无头苍蝇四处碰壁。保罗见我垂头丧气的样子,对我说:“这样吧,我给你做个选题,就是调查清明节冥品市场。”
  呵呵,总算找到事做了。我立即精神一振,开始调查冥品市场。不久,两条冥品市场调查文章脱稿。
  一篇是《新潮冥品受欢迎,给祖宗烧张“上网卡”》,讲的是清明节前冥品市场的怪状:纸扎冥品除了传统的款式,还增加了“汽车”、“飞机”、“数码相机”、“护照”、“上网卡”、“信用卡”等新式纸扎祭品。


1购货.JPG
“冥品一条街”怪象。

  第二篇是《让奶奶在阴间“享用”刘德华》,讲的是记者在广州某“冥品一条街”上,发现有人选了刘德华的三十多张画像和五盒歌碟,准备回乡扫墓烧给已去世的曾是刘德华歌迷的奶奶“享用”。
  这是我到《新快报》发出的第一篇和第二篇稿子,两篇稿子的内容虽然有趣但是没什么分量,属一般般的调查稿子,这让我确实体会到在《新快报》发稿不易。
  不久,组里有人策划一个大型行动——准备派员卧底好又多食品店及肯德基等大型食品企业,这是《新快报》继卧底酒楼后又一次重拳出击调查食品行业卫生问题。
  我和见习记者杨黛清、实习生余锦境被分配去广州棠下好又多总部应聘。杨黛清和我是湖南邵阳市的正宗老乡,她是湖南师大高才生,虽然还在见习阶段,但比我来得早,已参与了组里好几个大行动,如“追‘老赖’事件”、“代孕事件”等。
  在向好又多总部上交了应聘书后,我约杨黛清在一楼吃麦当劳。杨黛清快人快语,向我讲述了她参与组里卧底跟踪时遭遇的不少惊心动魄的经历。
  真是相见恨晚!我原是《知音》、《家庭》杂志的特邀撰稿人,如果早知道这些事,当真可写出一些重磅纪实大稿,发表在这些杂志的头条,一篇稿子稿费上万元呢!
  我在好又多应聘的是面包工,第二天我接到面试通知。在好又多二楼的办公室,我接受了面试。面试小姐告诉我,我将分配去做糕点工,无须经验,需接受培训,每天上班时间约10小时,每月工资700元,不包住宿。我一一点头应承,因为我的身份是一位刚来广州、无依无靠、家有小孩嗷嗷待哺的乡下农民,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力。
  面试出来,发现好又多前面天桥下围满了人,我立即来了新闻嗅觉,掏出相机挤进去一看,原来是城管人员抓住了一个女“走鬼”,女“走鬼”坐在地上啕啕大哭,控诉城管打了她,而周围几十个城管则理直气壮地围住她,一名女城管则大声宣告女“走鬼”的罪行,列数了好多条,以教育围观的群众。
  我正举相机拍了两张,却马上被一名城管喝止。我说我是记者,城管说,记者也不准拍。我看到,另一名宣称自己也是记者的小伙子也被城管粗暴地推搡和拉扯。
  事后交换名片时得知,这位记者是《法制时报》广东、湖南工作站站长牟则源。
  “走鬼”和城管可谓天生的一对冤家,双方暴力倾向越来越严重:他们之间不乏“刀光剑影”,不是城管砸摊打人就是“走鬼”舞刀耍横。这种“猫鼠之争”似乎永远也无法结束。
  “周正龙拍虎事件”和“魏文华被城管打死事件”发生后,有人居然发出感慨说:“周正龙拍虎,活着;魏文华照城管,死了。城管猛于虎!”
  “城管猛于虎”的结论虽然过于夸张,不过就我的亲身经历——那天我和牟站长即使亮明了记者身份,也被剥夺了正当采访权,还遭到他们的粗暴礼遇,也足见他们的气势还是非常凶猛的。所幸的是,那天我们毫发无损,相机也没有被收缴,相比魏文华来说真是三生有幸。
  卧底好又多计划进展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下接第四回:
《我是卧底》第四回:袁先生裸聊失话费;黑网站色饵曝原形


地址:
http://www.gaosha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37&extra=page%3D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12-16 00:56 , Processed in 0.098499 second(s), 35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