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19|回复: 4

《我是卧底》第七回:选美事件作者抱歉;巫毒娃娃前夫施咒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20
发表于 2016-11-17 20:42: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七回
选美事件作者抱歉
巫毒娃娃前夫施咒  
  
  
  却说我当时在网上见到《辽沈晚报》这篇报道,心里不由冒出一丝歉意。实际上,侯耀华、郭德纲两位老师是我非常尊敬的相声大师,他们的相声我非常喜欢。
  我注意到,侯耀华事后很少理会这一看似负面的新闻。
  第二年1月,一直比较关注侯耀华的我在电视上看到他担任年度“三农人物”颁奖典礼的颁奖人。
  有一位获奖的贵州乡村教师名叫陆永康,因小儿麻痹症导致双腿膝盖以下肌肉萎缩,用木板、旧篮球、废旧轮胎、铁丝自制了一双重达2千克的“船鞋”,缚住双膝,再拄上木棍,开始了艰难的跪着教书的生涯,并坚持了36年。当陆永康拄着双拐走到台上领奖时,侯耀华迎了上去。“说心里话,我只想着一件事,您跪了36年了,今天我应该给您(跪)。”侯耀华说着,“咚”的一声,单膝着地跪了下来,“我代表所有的孩子们,说一声谢谢您陆老师!”
2077214_711357.jpg

侯耀华向乡村教师下跪。


  侯耀华这一惊人的行为让我感动和钦佩。我看到,这一跪,虽然身体高度下降,但人格魅力却无比高尚!

  3个月后,我又在电视里看到侯耀华主持某节目时说到,记者拍到明星的相片,不要明明相片里有三人,到了媒体上就剩下两人了。他这句话让我想起我偷拍到他与“粉衣女郎”去宾馆的相片,其实这张相同行的还有“黄衫胖男”,只是镜头没有捕捉到。
  作为当时的拍摄者和文字作者之一,在此我借本书出版的机会,真诚地向侯耀华老师和郭德纲老师道歉!
  再过了3个月,年仅59岁的侯耀文因心肌梗塞猝然去世,当时我感慨良多。第二天,我写了一篇博文纪念。博文中我写道:
  
  侯耀文是我最尊敬的一位相声大师,他和石福宽表演的《踏遍青山》、《火红的心》、《京九演义》等类段子我至今还耳熟能详。其音容笑貌,在我脑海里愈加清晰。谨在此对侯耀文大师的不幸去世表示哀悼。
  侯耀文只比我大十多岁,平日身体不错,却突发心源性疾病离世,于是乎我对生命有所喟叹,遂击壤作原创歌曰:
                               人生在世,
                               倏忽经年;
                               祸福难知,
                               生死在天;
                               功过荣辱,
                               渺似云烟……
  人活在世上,每个人都有他的人生观。我的人生观是八个字,叫“认真做事,风流做人”,说的是对外做事情要有责任,要认真做好;对内对自己要潇洒、快乐,不要看重功过荣辱,更不要用条条框框来压制和拘束自己。后来我将这个人生观写在我的QQ的个性签名中,却想不到屡屡遭到充满正气的Q友们的误解和攻击,因为他们总是将其中的风流二字理解成道德品质败坏上去了,不得已我只好撤下,轻易不敢再向外宣布。
  说到此,却想起一件我做狗仔队员的旧事,跟上面说到的这两个主题也有关,就是去年我曾以狗仔队员身份跟踪侯耀华、郭德纲的事儿。
  ……
  狗仔与明星,现在都是分不开的了。哪里有明星,哪里就会有狗仔。我承认,我们那次行动给侯耀华和郭德纲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但是也希望侯、郭两位大明星以娱乐的精神看待这些事,一笑置之,并以更大的娱乐精神和热情在舞台上给观众增添娱乐。因为你们是公众人物,所以你们要比常人承受更多的压力和限制,观众也会对你们投入更多的关注、喜爱和尊重。
  记者到狗仔队员,也是一步之遥。我当时身为广州某报一名深度新闻调查记者,私自行动,跨越了这一步,是福兮祸兮?对兮错兮?正如我击壤之歌云,“人生在世,倏忽经年;祸福难知,生死在天;功过荣辱,渺似云烟……”是啊,古今中外,功过荣辱,如云烟飘过,似春水流逝。在时间面前,任何天大的事情都是那么的渺小,不值得当事人去较劲。
  大浪淘沙,云开烟散,一切形同生命,如花绽放,又将消失殆尽。
  
  自从见了《辽沈晚报》的报道后,我心里对侯耀华老师有了一丝歉意,决定金盆洗手,以后再也不做狗仔队员了,好好干好自己的新闻记者的本职工作。
  这时,我一直在追踪的“巫毒娃娃”事件也快要接近尾声了。
  于是,在4月27日中午,我向《新快报》编辑部上报了一个重大调查新闻选题,在编辑部及区域新闻部引起了不少的轰动。报题文字如下:
  
  针扎巫毒娃娃下身,令前妻丈夫阳痿
  首例“巫毒娃娃伤害案”对垒广州
  《新快报》记者  唐可省
  “我只是在自己家里关着门用针扎巫毒娃娃的下身,又没有扎到对方本人的身上,怎么能说我伤害了对方呢?我不害怕对方上法院告我!”昨日上午,家居广州荔湾区的曾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去年五一期间,曾先生忍痛与前妻离了婚。离婚原因是因为曾先生满足不了“强悍”前妻的生理需求,离婚后,前妻旋即与她的姘夫结婚了。曾先生为了发泄心头之恨,于今年2月底买回一个据称可以“诅咒他人”的巫毒娃娃,并在巫毒娃娃身上写上前妻现任丈夫的名字,天天用针扎它的下身。施行了二十来天后,前妻的丈夫果然出现了阳痿等症状。现在,前妻的丈夫欲向法院提起诉讼,状告曾先生“伤害罪”,并提出5万元精神补偿费。曾先生不甘示弱,也立即请来律师代理,并作好了随时应诉的准备,双方欲打一场中国首例巫毒娃娃伤害官司。
  (独家新闻,希望在广州社会新闻或社区新闻栏留一整版以上的版面,今晚6点前交稿。)
  
  文中涉及发生在两个家庭中极其隐私的事件,如果报道公开出来,将是一个极具社会效应的新闻!我是如何将这种极具个人隐私的事件挖掘出来的呢?这得从3月24日说起。
  那天星期五我轮休,下午,我闲在家里看报,一叠厚厚的《广州日报》我整整看了两个多小时还没看完,正感叹《广州日报》的厚重大气,这时接到一个电话。
  “喂,你好,你是《健康天地》杂志社的唐编辑吗?我是一名《健康天地》的忠实读者,想咨询一个问题。”
  我来《新快报》之前,是《健康天地》的责任编辑兼首席记者,经常有读者打电话来咨询有关健康方面的问题。
  “我是,……”


20100628184754photo1_0.jpg

“巫毒娃娃”施巫术诅咒受到欢迎。

  我欣然应答,正准备解释我已调离时,他却抢先发问:“唐编辑,我有一个问题,一直闷在心中难以释怀,所以特意请教。请问:我用针刺非洲巫毒娃娃下身的方法欲致仇人阳痿,可实施有二十来天了,为何还没一点效果呢?”
  “巫毒娃娃”起初是非洲南部巫毒教施法时的一种道具,形状貌似娃娃样,大脑袋小身材,每个面貌皆不同,作料选用天然麻质或普通毛线手工编制而成,按其“功能”可分为天使恶魔、巫毒诅咒、守护、爱恋、治愈五个系列。
  大约这年1月份,巫毒娃娃开始传入我国,立即在高校学生和年轻白领中受到欢迎,他们买来专克“恶主管”、“负心汉”或守护爱情、健康等。巫毒娃娃的出现和在社会上流行,令不少市民心惊胆战,深恐自己成为诅咒对象。在北京,工商部门于3月29日起率全国之先禁止销售巫毒娃娃。
  而当时,巫毒娃娃已流行到广州,在广州闹得沸沸扬扬,我作为一名社会新闻记者,已注意到这种奇怪的现象。
  想不到对方正是一名实践者。
  “这是一种迷信!类似于我国民间的一些巫术,请千万不要相信。”我回答。
  对方明显迟疑了一会,喃喃道:“我知道你会这样回答我的。谢谢,再见。”说完挂断了电话。
  要是以前做健康记者的时候,我回答了读者的问题,解开了读者心中一个健康方面的结,欣慰之余,也就不了了之。但此时,作为一名新闻调查记者,身份不同,思考问题的角度不一样,我马上意识到这是一种新的社会现象,是一个值得深挖的新闻。
  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居然针扎巫毒娃娃欲致仇人阳痿?为什么不直接置仇人于死地,而是单求仇人阳痿?针扎巫毒娃娃又是一种怎样的社会心理现象?
  采访他?不可能,这样隐私的事情,他不会接受采访,更何况他还是在干伤害他人的事,是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只有暗访。
  广州茫茫人海,怎样才能暗访到他?光凭来电显示获取的一个手机号码的唯一线索,能找到他吗?
  好在如今科学昌明,网络发达,只要对方用这上手机号码在网上发布过信息,就可以据此知道他更多的个人信息。
  我放下报纸,打开电脑上网,在百度中搜索为0条,失望中,我没灰心,又在搜狗中继续搜索,居然一下子搜出3条,是3条相同信息,内容为处理某某名牌服装。令人惊喜的是,信息中不仅知道机主姓曾,还知道他是一家服装店老板,信息中并公布了这家服装店的地址!
  作为一名调查记者,要有像一名随时待命的战士一样的心理准备。事不宜迟,我立即整装出发,所谓整装,就是要带上调查记者出门的全副装备,也即必备武器:纸、笔、录音笔、微型数码相机、有摄像录音功能的手机、可后视墨镜、红色印泥油等。等什么呢?还有几样必备武器下面的章节再作重点介绍。
  有人会问其中的红色印泥油是干吗的?是在可能的情况下,让被调查者在采访记录上摁上手印。这样使证据确凿,铁板钉钉儿。
  那么,偷录偷拍偷摄所得的东西是否可以作为证据被法庭采纳呢?以前是不行的,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民事诉讼若干问题规定,录音录像获得的影像资料等,只要是在未侵犯他人权利、搜集过程不违法的前提下,可以作为证据被法庭采纳。
  所以,我后来有几次在暗访报道见报后,被曝光方理直气壮地找上门来扯皮,甚至扬言要打官司,但只要我告诉他们我有录像或录音时,他们就会自动打退堂鼓,悄悄溜走。这是后话。
  当我全副武装,坐车找到这家服装店时,我发现这是位于广州白云区某著名服装城二楼的一家时装店,里面有三名年轻的女营业员。我先在店外观察了好一会儿,才走进店内。
  “我想找曾老板。”估计曾先生不在,我开口问一名营业员。
  “他今天不在这里。”
  营业员告诉我,曾老板在广州有四家服装店,生意做得蛮大。今天下午在荔湾区的一家店里盘仓。我询问曾老板的住址,营业员却不肯相告。
  看天色已近黄昏,我打了个摩的,急急赶往荔湾区。
  我能否轻易找到这位施巫术的神秘当事人?请听下回分解。

请点击:《我是卧底》第八回:跟踪小区娃娃显灵;联手生意丽丽结婚


地址:
http://www.gaosha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62&extra=page%3D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

主题

12

帖子

5061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061
发表于 2016-11-17 23:47: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健康天地杂志时,无名是第二个李银河,专门研究男女问题。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5-24 16:59 , Processed in 0.091486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