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25|回复: 1

《我是卧底》第九回:怨妇出墙腾讯Q Q;痿哥扎针巫毒娃娃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0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06
发表于 2016-11-19 20:0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九回
怨妇出墙腾讯Q Q
痿哥扎针巫毒娃娃
   卧底封面设计图00.jpg
    
  却说在夫妻房事方面,曾超龙感觉自己“越来越不行”,而梁丽丽在这方面却越来越“强悍”。渐渐得不到生理满足的梁丽丽,忍不住时时埋怨曾超龙“死没用”,这让曾超龙感到很大的心理压力。
  结婚第三年9月的一天,曾超龙在梁丽丽的提议下,单独一人来到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诊病,医生检查后诊断,曾超龙是因为房事过度和工作强度太大的缘故,建议曾超龙回家调养,控制房事,妻子也要谅解丈夫,避免丈夫“房劳过度”。
  曾超龙回家后,将医生的诊断告诉了梁丽丽。几天后,梁丽丽从外面买回多种昂贵的壮阳药要曾超龙吃。
  曾超龙强迫自己吃了不少,可始终没见什么效果。每每到了晚上,看着梁丽丽在床上翻来翻去,烦躁不已的样子,他心里十分内疚。夫妻关系日益冷淡下去。
  又过了半年,一天晚上,梁丽丽终于开了口:“我们分居吧。”说完便拿着睡服去另一间房睡去了。从此,他们开始分房而居。
  曾超龙心怀歉意,为了躲避这种分居尴尬,他索性把广州的生意全部交给梁丽丽经营,自己只负责进货和到周边县市跑销售。
  曾超龙虽然身在外边,却每天都坚持发短信问候梁丽丽,期望从情感上宽慰梁丽丽,可梁丽丽很少回短信,乃至最后连他的电话也懒得接了。曾超龙从外地回到广州家里,梁丽丽也是冷言冷语,令他既抬不起头,又十分懊恼。
  据梁丽丽后来交代,她在这段时间独守空房,如同一个寂寞的怨妇。一次从报纸上得到启示,她把目光投向了极具诱惑的网络交友聊天,以释放无处发泄的寂寞。
  8月的一天,她在一次QQ聊天时,对一网名叫“雄性动物”的网友产生了好感,并大胆地主动约见了对方。
  “雄性动物”真名叫伍厚霖,身材高大,轮廓分明,是广州某房地产公司建筑工程师,36岁,离异无小孩。两人第一次见面,这对很久没有房事的男女就如同干柴遇到了烈火,他们在一家三星级酒店开房过夜。事后,梁丽丽不禁对伍厚霖竖起大拇指:“人生的快乐和意义,莫过于和你一道激情缠绵。”从此,两人暗地姘居。
  9月16日下午,曾超龙从外地收账回家。这天,为纪念即将来临的结婚4周年,他特地给梁丽丽买了一枚价值8000元的铂金项链。
  为了给她一个惊喜,他事先没告诉她,而悄悄打开了房门,可是,却看到了让曾超龙血管爆炸的一幕:梁丽丽正和伍厚霖赤身裸体睡在他和梁丽丽的婚床上……


2013-10-11-14042082.jpeg
巫毒娃娃走俏。


  顿时,曾超龙感到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但他没有发火,而是平静地看着伍厚霖穿好衣服仓皇逃离……
  “别怪我,龙,我是正常的女人,我有女人正常的需要。你打我吧,骂我吧,我也不想做对不起你的事,可我身不由己……”梁丽丽跪在地上向曾超龙哭诉。
  曾超龙愤怒的手掌高扬起来,但最终落下去的是那枚项链。曾超龙也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然后紧紧抱着梁丽丽,禁不住潸然泪下……
  然而,“猫改不了偷腥”。梁丽丽虽然心里愧对曾超龙,在被他捉奸在床时,也曾打算就此收心,可是,时间一久,她忍不住想念伍厚霖,就偷偷给伍厚霖打电话约会,两人又恢复了以往的地下情人关系。
  其实,梁丽丽也知道,从内心讲,曾超龙是十分爱她的,他也深深地为自己没办法给她带来夫妻生活的快乐而自责。对于她红杏出墙,曾超龙也恨她,可又理解她,原谅她,希望她能悔改,改过自新,与他白头偕老,可是她偏偏做不到。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益”,曾超龙悄悄聘请了一个私家侦探跟踪梁丽丽的行踪,终于再次发现了梁丽丽仍然在秘密幽会伍厚霖。
  怎么办?正当曾超龙在为梁丽丽的背叛苦恼时,不知为何,梁丽丽突然向曾超龙主动提出了离婚的请求:“我们这样做名义上的夫妻是不可能幸福的,长痛不如短痛,我们离婚吧。”梁丽丽不容愣在一旁的曾超龙回答,就拖着早已收拾好的皮箱,抱着女儿回娘家住去了。
  不久,曾超龙收到法院的传票。但他不甘心自己苦心追求到的妻子就这样离去,打电话请求梁丽丽给自己一点治病的时间。官司打来打去,去年“五一”期间,两人终于协议离婚。女儿被判给了梁丽丽。
  去年7月22日,梁丽丽与伍厚霖举行了婚礼。那一天,曾超龙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停地喝酒麻木自己,酒瓶丢了一地,他觉得自己太窝囊了,他恨那个夺走自己妻子的男人!
  一场美好的婚姻付之东流,曾超龙像做了一场恶梦一样又回到了单身生活。根据法院的裁判,曾超龙接手了4个分店的财产,当初雄心勃勃大干事业,可此时他却变得萎靡不振,根本无心打理生意,4个店的生意也因此一落千丈。为了消除内心的苦闷,他常在外借酒消愁,甚至染上了吸毒的恶习。
  今年春节,曾超龙过了一个孤独的新年。初一那天晚上,他给梁丽丽打去电话,在和三岁的女儿通话时,曾超龙听到梁丽丽和伍厚霖打情骂俏的声音,他既嫉妒,又伤心,心里渐生恨意。
  2月底,曾超龙在自己的服装专卖店里闲坐时,看到前来买衣服的一个女大学生腰里吊着一个奇怪的玩具娃娃,这个娃娃用一根全天然麻绳编织而成,有一根钢钉扎在娃娃的心脏位置。曾超龙感到很好奇。
  那女生神秘地告诉他:“这是巫毒娃娃,专用来扎负心人,很灵验的。我用针扎它,是要让负我的男孩受到应有的报应!”那女孩并说这巫毒娃娃还没有流行到广州,广州暂时没有卖,她是从四川买来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曾超龙立即给四川的一个朋友打电话,询问巫毒娃娃的情况。四川的朋友告诉他,这巫毒娃娃据说起源于非洲南部的巫毒教,可以令仇人生病、遭到厄运甚至死亡,目前从泰国流传到了四川等地,正在大学生、年轻白领阶层中风行。“请帮我买一个可以令人生病的巫毒娃娃快递过来!”曾超龙立即委托朋友。
  几天后,曾超龙收到了一个神秘的巫毒娃娃。它形状貌似娃娃模样,高约12厘米,大脑袋小身材,从头到脚由一根棕色的普通毛线编织而成。一同寄来的,还有6根约6厘米长的钢钉。
  曾超龙受过高等教育,从不信鬼神之类的迷信,此时他仔细研究这个很普通的玩具,更不免感到失望。虽然他明知这种巫毒娃娃只是一种单方面的诅咒,不可能具有法力,但他还是要迷信一回,因为他想,就算是发泄一下心头之恨,出一口胸头的鸟气也值。
  曾超龙虽然也恨前妻,但他内心还是爱她的,他真正恨的是前妻的姘夫——她的现任丈夫伍厚霖。但曾超龙并不想置对方于死地或患上重病,他只想诅咒对方失去其引以为豪的男人功能,让对方从此不能染指自己还在爱着的梁丽丽。
  当晚临睡前,曾超龙将这个巫毒娃娃挂在靠西墙上,因为伍厚霖的家住在西边的方向,他在这个小人身上写上伍厚霖的名字,然后抽出一根钢针,猛扎它的下身,边扎口里边狠狠地诅咒道:“伍厚霖,你抢走了我的女人,我要让你也不得快乐,你阳痿吧,快阳痿吧……”扎了三四分钟后,他连同剩余的5根钢针全部钉在巫毒娃娃的下身之上!
  第二天晚上,曾超龙如法炮制,又施行巫毒娃娃,诅咒不共戴天的情敌伍厚霖。就这样,他持之以恒,坚持每晚临睡前施法。
  施行了十来天时,曾超龙心里好奇,虽然明知自己每晚是徒劳地折腾,但还是忍不住想验证一下巫毒娃娃有没有发生作用。
  3月12日,曾超龙就以看望女儿为名,前去伍厚霖家里打探。一进大门,他就看到伍厚霖生龙活虎、强壮得像一头牛一样围着短裙在拖地板。曾超龙见了,虽然是意料之中,但心里也不免感到很失落。
  为了安慰受伤的心灵,曾超龙继续用针扎巫毒娃娃诅咒伍厚霖阳痿。每施行一天,心里就感觉好受了一点。
  又“施法”了十来天,曾超龙忍不住心里好奇:“说不定伍厚霖这两天已经阳痿了呢。”
  好奇心促使他拨通了梁丽丽的电话。在通话中,曾超龙试探着询问他们最近的夫妻生活。梁丽丽轻蔑地说:“我们夫妻生活很正常,伍厚霖完全能满足我。他简直太棒了!他真是个阳光丈夫!”并嘲笑曾超龙“不是个男人”,建议他“若想享受男女之爱,必须先要去治好你那该死的病,变得像个男人才行。因为世上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和你过活守寡的生活。”
  备受侮辱的曾超龙被揭了伤疤,一下子火了,骂梁丽丽道:“你们这对狗男女,天天只知道干那事,你们是猪还是狗啊?告诉你,伍厚霖他猴子尾巴长不了,我现在正在用非洲的巫毒娃娃‘施法术’扎他的下身,诅咒他阳痿。你等着吧,你们的日子不长久了。”说完,“啪”地一声砸下话筒。
  打完电话,想到前妻与她丈夫每晚享受鱼水之欢,而今天又遭前妻耻笑,曾超龙气不打一处来,狠狠地将巫毒娃娃丢进了垃圾箱。
  曾超龙和梁丽丽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在私通电话时,伍厚霖正在另一台分机上偷听,将曾超龙说的“正在用非洲的巫毒娃娃‘施法术’扎他的下身,诅咒他阳痿”的一段话听得一清二楚。
  伍厚霖听到后为何就让巫术显灵了?请听下回分解。

请点击:
《我是卧底》第十回:被魔缠伍厚霖变痿;应诉讼李贺亭断案


地址:
http://www.gaosha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69&extr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1-16 07:25 , Processed in 0.914268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