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82|回复: 2

《我是卧底》第十回:被魔缠伍厚霖变痿;应诉讼李贺亭断案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0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06
发表于 2016-11-20 21: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曾超龙的代理律师李贺亭.jpg
广东宏诚律师事务所律师李贺亭担任曾超龙的代理律师

第十回
被魔缠伍厚霖变痿
应诉讼李贺亭断案  
  
  
  却说伍厚霖作为房地产公司的设计工程师,负责公司房地产开发的实地勘察、设计、风水指导之类的工作。由于工作的需要,他在家里钻研了大量的周易风水、星座运程等方面的书籍,越钻研得透,他越觉得这门学问的深奥博大,人则变得越迷信起来。因为他开口闭口总不离“风水”二字,同事们给他取个绰号叫“风水工程师”。
  此时,巫毒娃娃已开始在广州流行,善于捕捉最新信息的伍厚霖正考虑将巫毒娃娃用于房地产的“镇宅”、“避邪”呢。当听到曾超龙在用针扎巫毒娃娃,诅咒他阳痿时,伍厚霖不禁吓出一身冷汗。
  伍厚霖急了,立即开始寻找破解曾超龙的诅咒之法。最后,他打电话向南京的一位“高人”求救,“高人”传了他一道化解的“咒语”。他将“咒语”用毛笔写好后贴在向东的墙上,以阻止巫毒娃娃的攻击。
  当天晚上,伍厚霖拥着梁丽丽睡在床上时,心里不由产生了一丝莫名其妙的担忧。之后,两人进行房事时,梁丽丽明显感到他有点“不行”。
  梁丽丽见伍厚霖一反往常,疲态尽显的样子,关心地问他:“怎么啦?今天是不是上班太累了?”
  伍厚霖慌忙掩饰内心的恐惧,回答道:“也许是吧……”
  第二个晚上,梁丽丽又遭遇同样的尴尬,且比第一天晚上更加“不行”。
  伍厚霖的情况日益严重,与梁丽丽的夫妻生活无法进行。伍厚霖从此怕见黑夜,怕面对梁丽丽。
  第一个丈夫由正常变得阳痿,想不到第二个丈夫也突然间变得阳痿了,难道自己天生克夫?梁丽丽这时百思不解。
  4月9日星期天,内心焦急的梁丽丽带着伍厚霖到广州第一人民医院诊病,医生询问病因,伍厚霖将曾超龙用巫毒娃娃咒他生理功能的事说了,医生最后诊断伍厚霖是由于听到被人用巫毒娃娃诅咒,心里恐惧而产生了心因性阳痿,并开具了医院的诊断证明。
  气急败坏的梁丽丽当即给曾超龙打去电话:“我丈夫现已被你用巫毒娃娃咒出阳痿了!你要负全部责任!”
  曾超龙一听感到不可思议,问道:“怎么会呢?上次通电话时你还说你丈夫‘简直太棒了’、‘他真是个阳光丈夫’。当时我见施法没有效力,就已生气地将巫毒娃娃扔进了垃圾箱。你丈夫是后来才阳痿的,怎么能怪我是用巫毒娃娃咒出来的呢?”
  回家的路上,梁丽丽带伍厚霖去商场买了不少壮阳补药,希望他能很快恢复健康。可是,吃了不少补药的伍厚霖不但没见好转,而且更加糟糕,并已没有一点治愈信心。
  伍厚霖认为这一切源于曾超龙用巫毒娃娃对自己的恶咒,便委托律师写好了上诉书,欲控告他“伤害罪”。
   4月21日,梁丽丽给曾超龙打来电话,她说:“你要对我丈夫的病负责,你必须赔偿我丈夫10万元的精神补偿,否则我们将上诉法院!”
  曾超龙不甘示弱,一再强调:“我只是在自己家里关着门用针扎巫毒娃娃的下身,又没有扎到伍厚霖本人的身上,怎么能说我伤害了他呢?况且我扎巫毒娃娃的时候他一点事都没有,我后来不扎了,他才阳痿了。所以这事与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害怕你们上法院告我!”
  曾超龙口气上虽然这么硬,但心里还是害怕犯罪,急忙咨询了广东宏诚律师事务所李贺亭律师,李贺亭认为他的行为有违道德,所幸还未构成犯罪。曾超龙于是和李律师商量了有关细节的问题,作好了随时应诉的准备。
  
  曾超龙花了三个多小时,将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了个清清楚楚。他咖啡喝了三杯,洗手间去了四次,说完后,只见他躺在沙发上仰着头像虚脱了一样。
  他太累了。
  半晌,我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曾先生,我明天去见一下你的代理律师,分析一下情况。我也觉得你的行为虽然不妥,但应该没有违法,更没有犯罪。”
  曾超龙点点头,将李贺亭律师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当即与李律师联系好第二天上午见面。
  第二天上午,我在位于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华就路23号润德大厦找到了广东宏诚律师事务所李贺亭律师。
  李贺亭律师对我表示,曾超龙这种行为,在刑法上不构成侮辱罪和伤害罪。《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6条规定:以暴力或其他方法公然侮辱他人或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情节严重的构成侮辱罪。从民事上讲,也并不具备承担民事责任的条件。最高人民法院2003年20号关于审理人身伤害案件的司法解释第一条指出:有权利请求人身伤害赔偿的人是指因侵权行为或其他致害原因直接遭受人身损害的受害人。另外一个民事法律行为成立并产生相应后果应具备: ①合法的意思表示;②实施行为;③危害后果;④实施的行为和危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⑤为民事法律所调整等五个条件。
  李律师认为,曾超龙诅咒前妻丈夫阳痿,有伤害他人的内心动机,但没有具体直接的实施行为,他为表达内心意思在家里私下针刺巫毒娃娃的隐蔽行为,不是什么“暴力或其他方法公然”的伤害他人的行为,所以该行为和前妻丈夫出现的情况之间没有因果关系。故此他在刑事上不构成侮辱罪和伤害罪,在民事上也不具备承担人身伤害赔偿责任的条件。他的行为有违道德,只能从道德上给予谴责。至于对方真的因此出现阳痿,那是因为不了解巫毒娃娃,以为巫毒娃娃有法力而产生了不必要的心理恐惧造成的。建议对方去看心理医生,放松心情,消除没必要的心理恐惧,恢复正常心理。
  李贺亭律师又说,巫毒娃娃目前的出现和在社会上流行,使一些迷信的人产生内心恐慌,这种新现象应引起社会学家、法律界人士的关注。
  我对李律师的法律解释非常认同,并建议:“像这种新现象的代表案件,应该在媒体上予以曝光,像你所说的,让大家来关注这种现象,这样可以消除社会上的不稳定因素。
  再说,如果曝了光,伍厚霖也许就害怕将事情闹大被他人知晓,从而息事宁人不再告你的当事人了。当然你放心,我会将几位当事人的姓名和地址做技术上的处理。”
  李律师非常赞同我的建议,但表示一定要征得曾超龙的同意才行,否则有侵犯隐私权的嫌疑。我于是立即打电话和曾老板商量,曾老板犹豫了很久,最后在李律师的说服下,才同意在媒体公开。
  曾老板提出约法三章:①双方姓名要保密;②双方地址要保密;③双方电话要保密。
  得到曾老板和李律师的亲口许可,我大功告成。回到家里,我匆匆忙忙先准备上网向报社编辑部报题。
  我打开QQ,看到同事孙丽芳在线,赶忙托她帮我报了题,接着将昨晚采访曾超龙的记录拿出来整理撰写,计划写一个整版的新闻调查稿子,5个小时内完成。
  我曾以一天七八千字的速度为《健康天地》赶稿,也曾以两天写就一篇一万来字人物传记的速度为《广州市荣誉市民传》赶稿,甚至在一个星期时间为某出版社编写出一本21万字的书稿,行内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快枪手。
  行文至下午2点多,我已草就一大半了,这时接到区域新闻部张英姿组长的电话,原来编辑部接到我的报题,大家震惊之余感到很不可思议,因此要求区域新闻部将这稿子要做得科学一些,一定要有医学根据和道理。
  张组长在电话里向我要求,要找个医学专家对这一现象中的医学问题进行分析点评,这样读者才能清楚前因后果,也才能信服。
  我其实也想到了这一层,只是计划中是安排在第二天的追踪报道才请医学专家出来点评,并且请哪位专家都已想好了,那就是请号称我国第一位婚姻分析师的著名心理专家詹春云医生来点评。
  见张组长和编辑部有这个担心和要求,我赞同这个意见,立即打通了詹医生的电话,詹医生却不在广州,正在东莞给人诊病。我电话里要求詹医生无论如何,再过一个小时后一定要抽时间来看我写的这个新闻稿,5点半之前要将写好的点评给我。
  我为何有如此硬的底气来要求詹医生?请听下回分解。

请点击:
《我是卧底》第十一回:詹医生解心理之惑;豆腐坊打背后一枪



地址:
http://www.gaoshabbs.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271&extra=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1-16 07:27 , Processed in 1.141813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