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769|回复: 1

《我是卧底》第十一回:詹医生解心理之惑;豆腐坊打背后一枪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20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20
发表于 2016-11-22 08:16: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11317epp9aajrjdaz51er.jpg
第十一回
詹医生解心理之惑
豆腐坊打背后一枪
  
  
  却说詹医生可是个有名的心理医生,他号称我国第一位婚姻分析师,与《家庭》杂志联合办的心理电话咨询全国知名。
  我在《健康天地》担任责任编辑时就开始与他合作,请他为一些医学故事写点评,并在杂志上每期帮他开辟了心理咨询专栏。去年10月23日,我还为他12年潜心研究发明的心理新疗法——“反克隆法”治疗强迫症在广州五星级花园酒店策划召开了新闻发布会,这次发布会标志着一种全新的心理治疗方法正式问世。“反克隆法”不用一片药物可迅速有效地解决抑郁、强迫、焦虑、疑病、社交恐惧、口吃、失眠、偏执状态、心理危机、婚姻危机、性心理障碍、儿童行为问题等,在全国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正因为有这样的关系,我才有这样硬的底气要求他。
  我边写边将草就的稿子发到詹医生的邮箱。至下午4点多,我将稿子写好。5点钟的时候,詹医生因为已将病人暂时搁在了一边,先阅读我的稿子并撰写点评文章,所以也按时完成了。詹医生的点评文章如下:
  
  点评:阳痿因“心魔”而起
  心理学家 詹春云
  首先这里有一个很有趣的现象,曾先生对前任妻子的现任丈夫实施巫毒娃娃诅咒已有一段时间,前一段时间是没半点效果的,是后来对方知道了这事,事情才突然“峰回路转,出现了意想不到的结局”。前一阶段对方因不知,所以没效;后来知道了才产生效果。问题的关键就是对方知道有人对他下毒咒,他害怕灵验。结果越害怕灵验,就真灵验了!
  像巫毒娃娃诅咒一类的迷信在一些偏僻的农村有广阔的天地,是一些人在遭遇到不公平待遇后所采取的一种报复行为,有宣泄情绪的作用,但它只是一种迷信行为而已。本来用巫毒娃娃诅咒是不能产生任何效应的,不会有任何效果的。但它既然是巫术,就肯定有它的“魔力”所在,它确实可以点到某些人的“死穴”,有趣的是这些“中魔”的人肯定是迷信者!
  巫毒娃娃诅咒的“魔力”究竟在哪里呢?一个迷信的人假如知道有人对他实施巫术时就会害怕灵验,就会出现焦虑恐惧的情绪。也就是说前任妻子的现任丈夫之所以会因此患上心因性阳痿不是因为对方实施巫术,而是自己知道对方施术害怕灵验就真灵验的缘故,是害怕自己不行才真不行的缘故。
  这种心因性阳痿我们说它是一种操作性焦虑,临床上有很多这样的病人,因为害怕自己不行真就不行的,他们并没有被施术,只是心魔在作怪!当一个人时刻注意自己的生殖器时,必然有一种强烈的期待感,而这种期待感导致的焦虑自然抑制了生理反应的本能机制,导致男性功能障碍。大多数的这种功能障碍的病因是心理因素在作怪,在房事过程中,由于害怕失败而产生的焦虑紧张情绪,压制了生理功能的自然表达,生理功能的压制恰又使房事易于失败。以致“焦虑—失败—更焦虑”,“屡战屡败,屡败屡试”,形成恶性循环,最终导致出现生理功能障碍。我们的性感集中训练技术就是专门用来对付这种问题的,该技术可使夫妻在房事中很快消除焦虑,在循序渐进学习正确行为模式的过程中,会得到逐渐恢复,其功能障碍也会逐渐消除。
  这类法律纠纷较为少见,并不是这种情况少见,而是取证有困难,并且所引发的心理问题与施术行为没有直接关系,它是通过心理机制在危害他人安全,当然这是一种不道德的行为,但很难入罪。它不像恐吓直接导致心理问题那样可以轻易地追索到精神损失费。道理很简单,你不迷信的话,它是绝对起不到任何作用的。
  
  詹医生不愧是中国第一婚姻分析师,将夫妻间的问题分析得条条是道,而且妙笔生花,行文严谨而流畅,颇有科普写手的功力。
  正当我对詹医生的点评限于篇幅进行删节时,突然接到保罗的电话,保罗和我接通话后将话筒转交给了新闻部主编温建敏,温主编首先听取了我的汇报,接着认为,为了慎重起见,这一新闻稿暂时不能刊发,只有等官司正式打起来了,有了法院的传票,并见到了原告、起诉书后才能报道。
心理医生詹春云.jpg
中国第一婚姻分析师、心理医生詹春云为此案做心理诊断。

  我一下子好像由火山跌入到了冰室。不过静下来思考,报社也自然有它的顾虑。针扎巫毒娃娃就能使人阳痿?确实有点匪夷所思,有点天方夜谭,这要有心理健康知识的人才能理解,一般的人只会认为是虚假新闻。为了不出问题,报社只好将这个稿子压下了。
  然而官司一直没有打起来,之后我一直关注此事,多次打电话询问曾超龙和李律师,他们说对方是怕曝出新闻让隐私曝了光,以后不好做人所以不敢打了。
  原来是我的介入使得中国第一宗“巫毒娃娃伤害案”平息下来了!功兮?过兮?我难以自评。
  《针扎巫毒娃娃下身令前妻丈夫阳痿  首例“巫毒娃娃娃伤害案”对垒广州》的新闻调查报道因此一直未能在《新快报》刊发。考虑到此案再也没戏了,我遂将稿子增加了细节内容写至7000多字交给了国内大刊《知音》的编辑谢学军,谢编辑将稿子在知音系列刊《打工》杂志“重磅新闻”栏目做为该期头条发了出来。
  后来有朋友因此要我请客,理由是:“你在自己任职的《新快报》上发表只有几百元稿费,而在《打工》杂志上发表却有将近5000元稿费,恭喜啊!”
  詹医生也非常关注此事,从东莞给人诊完病回到广州的第二天,他就专程到我家找我了解此事。他认为,伍先生的病完全能治好,并愿意免费帮他治疗!我无法联系到伍厚霖,因此希望伍先生看到此书后主动联系我,或直接联系詹医生接受免费治疗。詹医生电话是:020-85593723。
  送走詹医生,我的痔疮病又发作起来了,这几天可能是吃辣椒吃多了,病情加剧,平常用的药都加大了剂量也无济于事。正烦恼间,某朋友埋怨我说:“为何不让詹医生给你看一下?”我回答说:“詹医生可是个心理医生,我又没有心理病。”
  朋友说:“那不如去找白云区那个郎中试试?”
  朋友的这一句话倒是提醒了我,让我记起一件奇事,那是我在医学杂志《健康天地》担任责任编辑,有一天我收到一件自然来稿,是篇论文。稿中表述的观点与传统的观点不尽相同,并提出了新的治疗方法。稿中宣称,依此理论配制的中成药可保证在服食半个疗程(半个月)即能将病情减少一大半;一个疗程即可治愈;两个疗程可保证一两年内不复发。稿中提出,痔疮无法断根,只有间断性地服食此中成药,可保无虞。
  我立即将此稿归入“江湖骗子”一类扔进了废纸篓,但事后好奇心起,捡起稿子细看,又觉得有点道理。可上面只有地址没有电话,我决定跑一趟,因为我正被痔疮折磨着,有必要去看看。
  按地址来到白云区一个偏僻的小镇找到这位作者的小诊所,作者叫许能志,快80岁了,银须白发,正宗一个老中医的形象。但因为我并非学医出身,和许老先生细谈痔疮原理,我业余所学的知识不够用,所以不太能理解他深奥的理论。加之他的药很贵,一个疗程要480元,我在半信半疑中空手走出了他的诊所。
  朋友重提此事,认为还是应该购买半个疗程药试一试。昔日神农试百草,想不到一试就是几千年,如今的病人们仍然还是可爱的神农,唯一能做的就是用身体去试药。
  4月14日上午,我抽出时间来到白云区,旧地重来,许老中医的诊所和他的相貌一样,与4年前看不出有任何变化。
  我掏钱买了一个疗程的药离去。中午,我在白云区某餐厅吃饭,看到有人骑着农用三轮车给餐厅送来一箱新鲜豆腐。豆腐一板板的看上去白嫩细腻,煞是可爱。
  “吊白块!”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就是媒体多次报道过的在食品中掺入工业漂白剂吊白块,可以使食品外观色泽亮丽,并可防腐,延长保存时间。
  待送货人刚走,我立即走到豆腐前仔细观察,发现豆腐的色泽果然过于死白,初步判断是掺了吊白块的。
  我立即提上药走出门,远远跟踪送货人。送货人接着又送了两三家餐厅的货,然后驶回老巢——位于白云区同和一带的一座小院。
  让我欣喜的是,送货人一进院,就和同伴们用家乡话大声打着招呼,我仔细一听,居然是湖南武岗市的方言!武岗市是个县级市,同我的家乡洞口县是邻县,解放前,洞口县隶属武岗市,因此武岗人和洞口人一向来往比较密切。
  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决定明天来卧底。
  回到家,我依许老中医之言吃了药,晚上又吃了一次。第二天早上起床,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痔疮的症状大有缓解!上午去报社上班全身轻松多了。
  下午,我回家换上一身旧衣裳,来到昨天那家豆腐作坊,推开了大院的门。
  “你们是做豆腐卖的老乡吧?我是洞口县的,来广州十多天了还没找到工作,吃饭的钱也没了,能不能收留我在这里帮你们打豆腐?只管饭就行。我在家里学过打豆腐的。行么?”
  我用家乡话与这些武岗人套近乎。
  果然,在浓重的乡音面前,他们没有任何戒备,加之他们正由于“业务扩展,急需小工”,我顺利地被留下来了。善良的老乡还给我开500元一月。
  这家豆腐坊其实是夫妻坊,男的姓朱,女的姓陈,那天送豆腐的是他们的外甥小曾,另外还有老朱的岳父岳母帮忙。老朱在家乡本来是个打豆腐的老师傅,但家乡做豆腐的人实在太多,他急流勇退,留下孩子,带着老婆,南下开创豆腐事业,来广州才只有两年多,凭着他们不凡的手艺,已在白云区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
  在这里我要介绍一下我们家乡的武岗豆腐。
  武岗豆腐是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特色小吃,其品种众多,有卤豆腐、水豆腐、烘干豆腐、油炸豆腐、血饼豆腐、桂子油豆腐、卤香干豆腐、二干豆腐、包豆腐等。
  武岗豆腐制作手法独特,其中最有特色的是卤豆腐,外观黑乎乎的,很不起眼;闻一闻,有一股卤味的八角调料香味;再闻一闻,还能闻到轻微中草药的药味,拈一块尝尝,则香、咸、脆、鲜俱全,其味能在嘴里久久回荡不散。武岗的卤豆腐和铜鹅齐名,是古代有名的贡品。武岗豆腐可谓天下有名。
  按说老朱夫妇精通武岗豆腐的各种制法,可将这些品种制作得非常齐全,但事实上不知何故,他们只做单一的白豆腐。
  白豆腐的制法并不复杂,我很快就能帮上老朱夫妇的手了。挑黄豆,磨豆粉,煮豆浆,漏豆渣,压豆腐……我进入了角色。
  我能否安全地拿到有力的证据曝光老乡的豆腐坊?请听下回分解。


第十二回
做豆腐全赖吊白块
谈文学终露狐狸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5-24 16:59 , Processed in 0.092917 second(s), 38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