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45|回复: 1

《我是卧底》第十二回:做豆腐全赖吊白块;谈文学终露狐狸尾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0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06
发表于 2016-11-22 20: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十二回
做豆腐全赖吊白块
谈文学终露狐狸尾
  
   
  
  却说老朱夫妇的小作坊虽然不大,但里面的东西摆放得井井有条,看上去还算干净卫生,连蟑螂都看不到,但1个小时后,我就发现了问题:
  在壁柜的盒子里,我看到了几包漂白剂!正是那种俗称吊白块的工业漂白剂甲醛合次硫酸氢钠。
  我惊喜若狂,趁人不注意,立即掏出衣袋里的数码相机,从不同角度连续拍了十来张照片。其中有两三张是房间的全景照片。
  大功告成!想不到任务完成得这么顺利。

2007062318150035493.jpg
白豆腐本来是一首营养好菜,但加了吊白块就有毒了。

  我决定立即离开这里,趁时间还早,迅速去工商部门举报,掏毁这个害人的黑作坊!
  我走出房间来到院里,见老朱夫妇正忙得慌,老朱指着一把椅子要我先坐下休息一会,并说马上要开饭,问我喜欢吃什么菜。
  我急于撤退,遂找借口说:“我去外面买点东西。”
  老朱说:“你买什么呀?别浪费钱了,我这都有。你需要什么尽管自己拿。大家是老乡,千万别见外!”
  我只好说:“买牙刷、洗脸布。”
  老朱的妻子忙走过来说:“洗脸布我这有的是。你知道的,我们老家每做出去一个红白人情都会回一块毛巾布的,这次我让外甥带了二十多块来了,你去挑两块用。牙刷什么的你就去买吧。这样,我先预支你200元工钱,你先用着。都是老乡,难道我还怕你跑了?你既然叫我一声大嫂,我就认你这个小老弟。”
  说着,老朱妻子进屋拿钱去了。
  我一时觉得十分尴尬,在纯朴而热情的老乡面前,我像个犯了错误的孩子,手足无措。
  要知道,我是利用了老乡这层关系来查吊白块的,说白了,就是“心怀不轨”有心要来搞垮他们的。
  俗话说:“老乡老乡,背后一枪!”这话一点不假,用在这里是出奇的贴切。
  现在,我已证据在握,一旦举报之后,我随工商部门来捣毁这黑作坊,拍下现场图片,那么我的独家调查踢爆黑作坊的报道也就隆重出街了!对于一个深度调查新闻记者来说,这是一件多么梦寐以求的事情。
  我正规划着光明的前景,却被老朱夫妇浓厚的乡情所感动,正尴尬间,老朱妻子塞给我200元钱,叫我早去早回,马上要开饭了。
吊白块.jpg
臭名昭著的吊白块。

  按我现在穷光蛋的身份,我只能收下钱,否则会引起他们的怀疑。
  揣好200元钱,我跨出大院的门槛,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老朱和他的妻子。这是情不自禁的一眼,仿佛发自人的本能,我感觉我的眼里带有怜悯之情。
  走出大院,我头脑很乱,已没有刚才那种胜利的喜悦。
  我扬手叫了一辆的士,朝白云区工商局开去。坐在车上,我犹豫着拿出手机,准备将刚才卧底调查出吊白块并将向工商部门举报的事向组长保罗汇报。
  但我却想了很久,这对老实纯朴的老乡夫妇为何干上了这黑买卖?里面的深层原因是什么?我该不该这么快就举报?一旦工商部门来检查,老乡夫妇将陷入怎样的困境?
  一番思想斗争后,我终于放下了电话,借口忘了拿东西,叫司机往回开。
  回到原地,我买了牙刷、香皂等日用品,又将藏在衣袋里的证据——用塑料袋装的一小包白豆腐和一小包吊白块扔掉,第二次跨进了小院。
  老朱夫妇见我买了日用品回来了,很高兴,张罗着大家吃晚饭。
  在饭桌上,我发现一个问题,就是没有豆腐这一道菜。我便故意问道:“怎么没有煮白豆腐啊?我最喜欢吃白豆腐了。”
  老朱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明白了,怪不得民间流传一句话说:“自己做的东西自己不吃”。因为自己在自己做的东西里做了手脚,当然就“自己做的东西自己不吃了”。
  “不吃自己的产品”几乎成了食品行业的一种通病。在一个转型社会,原有的道德和价值观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新的价值观和道德体系还未能有效建立。见利忘义,为金钱抛弃道德,这样的缺德事却也不仅仅单独体现在食品行业。
  譬如,我有个朋友开糖水店,但他一家却不敢吃自己做的糖水,因为他为了节省白砂糖,在糖水里添加了很多甜蜜素;而他们制作的那些精美刨冰,用的是工业用冰,带有大量致病菌和其他有毒物质。这样的糖水谁知道了谁都不敢吃。
  老朱的生意很好,晚上要做到凌晨三四点才能休工。晚饭后,我和老朱一边做工一边聊天。我趁机问了他许多心中的疑问,由于大家业已熟悉,老朱有问必答,对我并不隐瞒。此前,我早已悄悄按下胸前衣袋中录音笔的开关……
  记者:大哥,你在家里都已是打豆腐的老师傅了,为何不做家乡的武岗豆腐,将武岗豆腐的十来个品种在这里好好做大?
  老朱:你不知道,我初来广州的时候也是你这种想法,认为可以凭武岗豆腐在广州赚钱,但我们精心制作的武岗豆腐在广州却并不好卖。可能是广州作为五湖四海人的汇聚地,各人的口味不同,没有人喜欢吃我们的家乡小吃。于是我只好入乡随俗,放弃家乡豆腐的制法,就只做广州的白豆腐。
  记者:在广州做豆腐生意还不错吧,比在老家应该强多了吧?
  老朱:比老家当然要强多了,要不也不出来了,小孩还在老家念小学呢。
  记者:我们这一天能做多少豆腐?
  老朱:1斤黄豆大概能出3斤豆腐,广州的豆腐送货价现在大约是9毛2分钱1斤,我们一天能出七八百斤豆腐。
  记者:大哥,我听我一个株洲的朋友说,市面上有一种药粉,加入豆腐中能让豆腐既白又嫩,还能防腐。大哥,等下我去打个电话,问一下是一种什么药粉,这边有没有卖,我将这个技术告诉大哥知道,作为我来这里的见面礼好吗?
  老朱(犹豫了一下):小兄弟,实话和你说,你说的这种药粉我这里也在用,本地人叫它吊白块。听说有毒,所以我自己做的豆腐我自己不敢吃的。这药粉还真灵。一放进豆浆里,豆浆颜色都漂白了,压成豆腐后,豆腐格外白。不过加了这药粉,豆浆没有了淳淳的豆香,压成后的豆腐还有点刺鼻味道。
  记者(故作惊讶):啊?原来有毒啊!那我们这豆腐卖出去不就是害人了!
  老朱(坐下来点了一根烟,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想啊!我当初也不知道有这种药粉,所以做出去的白豆腐黄黄的没人家的白嫩细腻,上市少有人要。我当时就想不通,为何他们的豆腐咋这么白,难道不是用黄豆做的?后来还是卖黄豆的老板主动向我推销这种“白粉”,告诉我里面的诀窍。我买一包回来一用,果然豆腐就白了。后来又听说这东西有毒,我吓坏了,想不用,但看到我先前卖出的豆腐并没有让人中毒,而别人也在用,所以也就慢慢安心了。
  记者:也许控制好量就没事吧。
  老朱:有没有事,我读书少,哪里知道?总之我是不敢吃的。我老婆也说自己最好不要吃。你看,我们都戒了吃豆腐了。
  我放这东西,放多放少全凭感觉,一直提心吊胆的,生怕出了事。我希望政府能有个规范,规定大家都不准放。
  记者:大哥,你这里咋一只蟑螂都没有啊?
  老朱(得意地):这是我们武岗豆腐相传下来的办法:买点甜酒水,用大菜碗盛半碗,晚上放在墙角,第二天蟑螂就都进了碗里爬不出来了。小兄弟,你看到了,我们一定要搞好卫生,将心比心,我们也要尽量制作出干净的食品给别人吃。
  我和老朱边做边聊,到凌晨一点钟的时候,老朱的妻子买来了夜宵,老朱打电话又叫来了他的侄儿和内弟,侄儿是小朱,内弟是小陈,都是三十来岁的样子,小朱开了个商店,小陈是个建筑小包头。不料他们一到我就露馅儿了。
  小朱问我:“老乡贵姓?”
  我回答说:“姓唐。”
  停顿了一会儿,小朱说:“你们洞口县我认识一位姓唐的,他叫什么名字我倒忘记了。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有种不祥的预感,忙支支吾吾地岔开话题:“姓唐的多着呢。你店里生意还好吧?”
  “啊!叫唐可省!”小朱突然兴奋地叫起来,“我记起来了!”
  “唐可省?”老朱和他的妻子一起转过头看我。
  坏了!冤家路窄。怎么小朱认识我?不会这么巧吧?我的心都快提到嗓子眼儿了。
  “我读过他写的很多文章,我还有朋友跨县加入了他举办的洞口县蓼水潮文学社呢。你是洞口的,应该认识他吧?”
  老朱听了用让人感觉到恐惧的声音对我喊道:“他就是唐可省!”
  我一时不知所措,我来的时候,老朱看过我的身份证。看来我的身份要穿帮,说不定还有危险的事发生。
  “你是唐可省?”小朱疑惑地看着我,“唐可省十多年前就在文坛小有名气,现在不会跑来打豆腐做学徒工吧?”
  到了这一步,我束手无策,只好拖延时间,就问他:“你认识他?”
  小朱叹气说:“说来惭愧,我小时候是名文学青年,现在也是,可惜在文学的道路上一直无所作为。唐可省当时办了个文学社,影响很大,我和他有书信来往,也算是文友。2000年,我专程去他家拜访,可惜他已外出工作了,没能见上面。只拜访了该县文艺界名人袁沙雁、曾传国先生。”
  十多年前,我在老家办的文学社确实热闹过一阵子,我曾收到几千封各种来信来稿,也回了不少信,现在当然记不起武岗一位姓朱的文学作者了。
  事已至此,我的狐狸尾巴差不多全露出来了,纵然演技已到影帝的水平,在他们的追问下,也难以掩饰下去了,而且我觉得已不必隐瞒,因为他们并不是恶人,更不是黑社会,甚至连坏人也算不上,所以估计不会有什么安全的问题吧。我打算以真面目示人。
  这时,我、老朱夫妇、小朱、小陈5人已坐拢来吃夜宵,小曾及老朱的岳父岳母因要负责早起接班已早早睡了。我打了个哈哈,对小朱说:“原来是10年前的文学故人!幸会,幸会……”遂将实情和盘道出。
  “原来你真是唐可省!”小朱不敢相信。
  “怪不得,俗话说老乡吃老乡,你来这里压根是来搞我的名堂的!”老朱吹胡子瞪眼,将手里正在吃的鸡翅猛地扔到桌上,满脸气得通红。
  “将你的相机交出来,否则我剁了你去喂狗!”小陈已忍不住冲过来从后面用双手锁住我的脖子。
  露馅儿后的我如何解危?请听下回分解。


第十三回
朱师傅大摆鸿门宴
张所长揭秘豆制品
    
  
111317epp9aajrjdaz51er.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1-16 07:28 , Processed in 0.908353 second(s), 37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