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360|回复: 5

[高沙档案] 高沙镇:历史 人文

  [复制链接]

26

主题

112

帖子

5313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313
发表于 2016-11-29 09: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沙镇:历史 人文


   高沙历史悠久,新石器时代,就有先民在此繁衍生息。在这片蓼水冲积平原之中,刀耕火种,以英勇、顽强、无所畏惧的精神不断战胜自然,改造自然,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创造文明。由于各种文化渗透融合,形成独特的区域文化,它有起源于本土的苗蛮文化,又传承了湖湘文化,经过几次历史上的大移民,更融入了中原文化,成为湘西南地区的文化瑰宝,是我国文化长河里的一颗灿烂明珠。
   高沙地处称“五溪蛮地”的边沿,起源于苗蛮文化、梅山文化。有冲傩、打湖禳海、渡花、收高魂、收吓、打楼登等。春秋时期,端午节划龙船、吃粽子、挂菖蒲等楚文化兴起。西汉时期,中原文化开始传入,佛教道教文化随同传入。一种以儒家为核心、综合释道的理学文化形态在高沙繁衍、发展。随着历史变化、民族交流、民间婚嫁等社会活动,形成一种多元化融合的高沙文化现象。
   史载,在雪峰山地域范围内当时最强大的土著民族属苗族,苗族人慓悍、勇猛、桀骜不驯,系远古苗蛮部落的血统。早在东汉桓帝元嘉元年(151)年,刘姓汉人进入高沙境内,遭土居在雪峰山外的苗族人抵抗,政府曾专门派官驻守都梁以镇苗,从此外来刘姓人首先在高沙定居并形成大姓,俗语有“十里不断刘”之称。南宋末年,苗族人的后裔杨再兴在新宁、武冈、洞口一带抗金护宋,宋亡后,元统治者组织汉人力量在洞口境内进行苗民大屠杀,死伤无数。土著苗族人被逼改“苗”为“汉”,或逃进雪峰山区的崇山峻岭躲避,土著苗族从此日渐衰微。
   中国近代在中国传统的农业文明与西方工业文明的冲突、融合下产生并发展的,高沙文化也是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形成了第二次大融合、大发展。从清末到民国,高沙先后办起了观澜义学、青云义学、敬业女校、文敷小学、尊德小学、钟沧小学等平民学校。维系几千年的封建体制瓦解,从“师夷长技以制夷”的呼吁到洋务运动的倡导,从鸦片战争到辛亥风云,从护国倒袁到“五四”新文化运动,从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到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前后一百余年风云际会,外来文化的冲击,大量人口的流动迁移,民主自由、开放救国的新思想象潮水一样涌来。首先是兴办现代教育。高沙“蓼湄中学”在当时的新文化思潮中首先脱颖而出,成为在湖南省内与历史悠久的岳云、雅礼并驾齐驱的湖湘名校,一大批文化名流从这里脱颖而出,主要代表有毕业于该校的高沙木山村的刘百昭,曾担任北洋政府专门教育司司长,北京艺术专门学校校长,北京大学文科学长,系中国近代艺术教育的开拓者。国民政府期间,又先后诞生了黄浦军校高沙培圳基地等教育机构,雪峰大地,一时群英荟萃。在兴办教育的同时,开放经商也成为时尚。民国初年,先后有邵阳、湘乡、衡阳、祁阳、新化及江西等外地人流入高沙境内。据考证,从清末到民国之间,高沙境内新增外地姓氏五十余个,足见当时人口流动之众。新流入的外地人纷纷以帮会的形式结成组织,从事手工业,办厂经商,境内先后出现了邵阳籍的“洞天宫”会馆,湘乡籍“上湘公馆“,江西籍“万寿宫”会馆,衡阳籍的“衡州会馆”等等。当时五里长街烟景繁华,人称“小南京”。西学的引进,现代教育的兴起,近代工商业的发展,使在几千年农业文明中孕育出来的本土文化又一次得到了升华和发展。
   纵观高沙文化发展、演变的全过程,从高沙文化的源头到古代高沙文化的形成,从高沙文化的第一次大融合到高沙文化的第二次大融合,从中可以提炼出高沙文化所包含的基本精神要素,即:忠孝勤俭、公平正义、开放包容。这些最基本的文化精神要素也就是高沙的人文精神,是地域文化的“精”、“气”、“神”,代表一个地方人民群众共同的价值取向、道德追求和精神风貌。   
   经过数千年来的文化积沉和演变,沧海桑田,在高沙这块古老而神奇的土地上,呈现出一系列高沙文化现象,在华夏文明的长河里,散发着耀眼的光辉。
第一章   宗祠文化
   历史上,高沙境内过去有数十座结构完整、气宇轩昂、精美无比的宗祠建筑,蔚为大观。据调查,1949年高沙境内宗祠就有达20 座(见附表),且集中在10公里范围之内,构成了一个庞大的宗祠建筑群。祠内石刻、木雕、泥塑、彩画内容丰富,工艺精湛,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蕴含浓郁的民俗文化,特别是其中保留大量的匾额和楹联,文化品位和艺术特色高深精湛。清道光、咸丰年间,高沙境内,大姓巨族,大兴立祠之风,用以祭祀先人,追怀先古,牢记祖先教诲,使儒家忠孝思想代代相传。
   元末明初,大量的汉人从江西的泰和、吉安、晋阳、丰城等地纷纷迁入高沙及附近境内;明末的战乱以及“湖广填四川”运动,又有大批的汉人从闽、鄂、鲁、豫、皖等地迁入,定居蓼水一带,以姓氏集中成片居住,如石堰曾家、麻山舒家、马鞍曾家、浊塘刘家、峙山黄家、曲塘杨家、岩门前刘家、三塘刘家、烂泥坑刘家、土坝谢家、社山杨家、桐木塘蒋家、石磁袁家、石磁严家等等,少则数百人,多则上万人群居,据考证,有近百个姓氏在南宋至民国期间迁入。古代有“追源溯本,莫重于祠”和“无祠则无宗,无宗则无祖”之说,可见古人对祠堂的重视程度之高。究其原因,在古代农耕社会,是以有血缘关系的家族聚居在一起。后来,随着社会的变迁、人口的流动,很多乡村多有各个姓氏的民众杂处,而城镇则融合了来自各个地区的人群,聚族而居的原生态随之改变,因此在高沙一地出现多个姓氏的宗祠。
   在宋以前,只有王室、诸侯和大臣修建家庙,皇室的家庙称为太庙。至宋以后逐渐放宽,士庶开始建家庙。随着金兵入侵,宋政权南迁,中原地区民众为避战乱,也陆续南迁,而后南宋与元朝又相继灭亡,明太祖平定天下,国家统一。人们经历了几百年的动乱流离,十分思念祖宗和故土,就以修祠的方法表达不忘木本水源、承先启后的感情。明嘉庆皇帝采纳了礼部尚书夏言的建议,允许民间修建祠堂。自此高沙各姓族众开始修建祠堂,至清代、民国时期更盛,建筑规模更大,也更加壮观。而在每个家庭都在厅堂正中设置“家先”(也称神龛),中书“某某郡某氏历代先祖”的牌位,充分体现了不忘木本水源、承先启后的感情。
   祠堂的功能主要有:一、祭祀祖先,推行教化。一般每年举行春秋两祭(清明、中元)。二、处理族事,调解纠纷;三、管理祠产,兴办公益;四、赈灾恤贫,修路架桥;五、编修族谱,举办节庆;
   高沙的宗祠文化成为当今世界上绝无仅有的一道地域文化风景。
   2012年,洞口县被授予“中国宗祠之都”,并挂牌于高沙文史博物馆(曾八支祠)。高沙的祠堂各具特色,美轮美奂,闻名遐迩。
曾八支祠
   曾氏八支祠,位于高沙镇北郊1公里处红鹅村,始建于清乾隆七年(1742年),清同治七年复修。由前后五进正房和左右两侧厢房组成一个完整的四合庭院,布局巧妙,结构谨严,规模宏大,风格独特。中轴线上依次为牌楼、阁楼、中堂、过亭、礼堂、宗圣阁,两侧分别为钟鼓楼、笃亲堂、守约斋、厢房、走马楼等。座西朝东,砖木结构,通面阔64米,通进深100.4米,占地面积6425.6m2,总建筑面积4200m2,牌楼前绿化坪面积3000m2,祠后花园面积3500m2,总计占地13000m2,为我省规模最大的古祠堂建筑群。
   第一进牌楼、阁楼与廊屋合建一起,正面为三座并连的牌科门墙,阁楼为道帽顶,覆盖藻井。抗战时期黄埔军校分校驻此所书写的“孙中山总理遗教”与抗日标语赫然在目。第二进为中堂,单檐硬山五屏式封山墙,嵌石刻“忠孝廉节”四个大字。沿过亭进第三进礼堂,单檐硬山,前后出廊,正两次间嵌石刻“严肃整齐”四个大字于墙体,屋梁“皇清同治七年修建……”字迹犹存。第四进为寝堂,单檐硬山,前出廊,两端筑五屏式封火墙,明间为抬梁式通敞大厅,饰巨型龙凤呈祥木雕,供奉祖先神主,庄严肃穆。左右有圆形月洞门与厢房相通,各隔以墙。第五进为宗圣阁,五间三层,气势宏伟,建筑精巧,保存有清乾隆43年摹自山东曾子庙的石刻“宗圣遗像”,上有唐玄宗李隆基御制像赞,弥足珍贵。馆内幸存曾国藩祖孙三代所书“春风沂水”、“一家仁让”、“同归于厚”的三块古匾,极具文物与书法艺术价值。
   该祠规模宏大,前后五进正房,庭院幽深,且有两阁辉映,在邵阳市实属罕见。为有效保护和合理利用,1999年起,由民间文保志愿者自筹资金160余万元,在此开办邵阳市首家民间综合性博物馆,将散落在高沙镇各处计100余件极其珍贵的石刻文物予以全力抢救,集中保存并陈列于馆内。内设“石刻艺术馆”、“拓片艺术馆”、“书法艺术馆”、“地方史志馆”等六个展馆,展示高沙古镇悠久文明和风貌,做为洞口县一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和重要景点。2002年公布为邵阳市文物保护单位,2009年公布为湖南省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公布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曲塘杨氏宗祠
   曲塘杨氏宗祠位于洞口县城东18公里处的高沙曲塘村(后划归竹市镇),距竹(市)武(冈)高等级公路仅100米左右。离高沙镇市区仅4公里,族众绝大部分居住在高沙镇境内。该祠始建于清乾隆年间(1735年),道光四年(1824年)续修,光绪年间(1875—1908年)扩建。祠平面为对称布局形式,前后三进,总面阔64.95米,长55.27米,占地面积3589.78平方米。中轴线上依次为大门、戏台、正殿、后殿、两侧建有厢房、钟鼓楼及附属建筑。前部空间较大,包括戏台在内,为公共活动区;中、后殿为祭祀及宗族活动场所,厢房为住宿区及办学之教室;戏台、正殿、后殿均与两旁厢房相连,使整个祠堂形成一个全封闭式整体,同时各建筑之间又以封火墙分隔,使之既有整体感,又有相对的独立性。
   该祠内部装修均较朴素,主要特点在其空间形式,戏台活动区作降台处理,两厢与中、后殿之间用钟鼓楼做成骑楼形式,使内外空间隔而不断,三进内院空间也各有特色。
   1938年,黄埔军校二分校由武汉迁往武冈,总部设县城,第六、第七军官总队设曲塘杨氏宗祠。现祠内墙壁上仍清晰可见“民族兴亡,匹夫有责”、“至大至刚,至高至上”(蔡元培先生语)等宣传口号及军事教学地图,是弥足珍贵的革命文物,具有较深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1997年洞口县人民政府公布该祠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升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升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刘荣柏公祠
   刘荣柏公祠始修于乾隆二十三年(1758年),乾隆皇帝巡视湖南,查通省各府、州、县志乘,得知武冈州(1952年洞口建县前,高沙属武冈管辖)刘族登科及第者不乏其人,明经威荐屈指不少,登仕者累累,簧门中济济多士。祠建成后,太子太保兵部尚书陈宏谋奉钦命题“肃敬雍和”, 又钤以印;长宝道陈浩奉钦命题“奕葉流芳”之额;礼部左侍郎吕宗伯奉钦命赠祠联:“系出御龙,合十二代之祖德孙谋,已见清操松在涧;祠成唐杜,感百余年而家弦户诵,将其高阁杖燃藜。”数百年来,几经风雨,正殿尚存,2004年复修一新。定位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刘信公祠
   刘信公祠系始建于清高宗乾隆十八年(1753年)乾隆二十二年竣工,历时五年,坐落于高沙镇石湾村,东连王府庄,西拥微风岭,南屏曾山、稠树庙,北倚马皇岭、仙迹庵;祠前连江环绕,柳絮飞花;祠后平山拱丘。紫藤缠树。信公祠为刘通信公后裔筹资修建,占地14亩,是一座三进两厢四合院式砖木结构的、具有明清时期风格的古建筑。建有牌坊、戏楼、厢房、礼堂、祖先堂、钟鼓楼及东厨西库等建筑,造型得体,布局合理。1943年,信公后裔、著名教育家刘寿祺在此办延光中学(寓意“延安之光”),后迁武冈刘氏总祠。后成为农村企事业单位驻地、大会场、学校,后在原址修建南泥完小。2011年复修,历时3年,耗资97.2万元。祠内匾、联、壁画、木雕、石刻气势恢宏,蔚为大观,继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具有较深的历史、艺术和科学价值。是洞口县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

主题

112

帖子

5313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313
 楼主| 发表于 2016-11-29 09:08: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花期mm 于 2016-11-29 09:21 编辑

   附表   高沙宗祠一览表
       宗祠名称
     座落地址
备注
曾六支祠(又称刘婆祠)
兴隆社区今柳林完小
不存
曾八支祠(又称邓婆祠)
   红鹅村,今文史博物馆。
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李氏宗祠
兴隆社区
不存
袁庆公祠
高武路今环卫所
尚存部分围墙
袁平公祠
高武路今粮站

肖氏宗祠
木山村食盐仓库
尚存墙基
刘氏宗祠
木山村岩门前原木山小学

舒氏宗祠(老祠堂)
南水村
不存
舒氏宗祠(新祠堂)
南水村
不存
薛氏宗祠
黄塘村
不存
黄氏宗祠
长江村
不存
曾氏宗祠
马安村
不存
曾双荣祠
石堰村
不存
刘璞公祠
牛江村
不存
刘信公祠
石湾村
县级文物保护单位
刘玺公祠
南泥村
不存
许氏宗祠  
大水村
不存
唐氏宗祠   
黒石村
不存
黄淮公祠
峙山村
不存
刘氏宗祠
今武冈市南桥泻油寺
武冈市文物保护单位
梁氏宗祠
荷花村
不存
刘氏宗祠
石榴村石榴小学
现石榴小学
第二章  历史事件
曾如炷、曾以得反清斗争
曾以得,贫民;曾如炷,监生;均系清道光年间高沙市(今高沙镇)人。
   高沙素有“米镇”之称,每当秋收时节,邵阳、益阳、长沙等地常有百数船只来此运米。当地富豪趁机囤积居奇,将米卖给外地商人,而本地贫民却无力购买。清道光廿三年(1843),湘乡某米商来高沙豪富杨居南家采购了大批谷米,群众当即起来阻止外运,要求将米赈济地方饥民。杨居南遂与武冈知州徐光弼勾结,强力压制。曾以得、曾如炷领导群众,扣留蓼水河中的运米船只,并将杨居南的宅院捣毁。五月,徐光弼督率兵马至高沙搜捕。曾以得、曾如炷、杨老六和贫农杨狗五等40余人集会于钟沧寺,共商拒敌之计,决定“约红崖(今绥宁县红岩乡)会众共杀之”。由曾以得亲至红崖联系。六月十七日,曾以得率红崖哥老会众千余人潜回高沙,待机起事。知州徐光弼与州同师鸣凤亲自带兵捕擒曾如炷未遂,悻悻回到州同衙内时,锣声陡然四起,曾以得指挥埋伏在附近的义军,一齐奔向州同衙署。徐光弼和师鸣凤慌忙改装外逃,至祖师桥,被起义军截住。曾以得挥刀斩徐光弼于马下,师鸣凤和家人伏拜于地,连声求饶。于是,起事义军和群众控制了高沙市及附近乡村。
   清廷闻知后,令湘抚吴其浚督同长沙道高仁鉴,永顺知府隆思、衡州通判贾亨晋、抚标右营洲击李浚瑞驰往高沙镇压,并咨永州镇总兵英俊带兵来会,义军终因势单力薄而失败,杨老六数十人被捕,首领曾以得、曾如炷乘船沿资水退避至新化,也不幸被捕遇害。史称“戕官大案”,或称“癸卯之变”,详见《中国通史》、《辞源》等典籍。
刘卓、王湖领导的农民运动
   民国十四年(1925年),国共第一次合作,毛泽东在湖南领导的农民运动如火如荼,燃遍三湘大地。高沙地区的农民运动亦蓬勃发展,以刘卓、王湖领导的农民运动,可歌可泣。
   民国15年(1926)6月,高沙区泻油寺人刘卓从北京大学毕业,在返家途经衡阳时,报名参加国民革命军第九军政治讲习班学习。8月底学习结业被派回武冈开展农民运动。9月10日,他被推选为武冈县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主任。他深入农村配合欧阳东等人在全县建立区乡农民协会180余个,会员发展到6万余人。年底,加入中国共产党,当选为县农民协会执行委员长。
   民国十六(1927年)年3月8日,智胜乡农民协会组织庆祝北伐胜利提灯游行大会,到会4000余人,他在会上号召群众起来打倒封建军阀,打倒土豪劣绅。会后他发动农民群众检举揭发查证乡长傅锡畴贪污公款2万余元的罪行,由县政府依法查封其财产;查得劣绅傅雨民依仗其弟傅雨霖是段祺瑞的女婿,组织伪农会包庇傅锡畴、草菅人命、强奸民女、霸占民田、勒索民财等21条罪状经武冈县特别临时法庭判处,经省认可,将其处决。
   是年5月武冈县农民自卫队成立,刘卓任队长。“马日事变”后,刘卓在高沙率领千余农民自卫队与反动派进行浴血战斗因寡不敌众而失败。他潜入山乡和王圭田等组建东乡游击队,在高沙、泡洞、石江、黄桥铺、资东等地活动。年底前,刘任中共特区区委委员。
   民国17年1月,刘卓奉命组织“年关暴动”计划失败后,省清乡督办鲁涤平和会办何键签令通缉刘卓等人。是年冬,敌人调重兵围剿东乡游击队,游击队被迫星散,刘隐匿桂林。民国19年7月,刘回武冈,准备重整旗鼓继续战斗,不幸被清乡团头目张云卿惨杀于高沙观澜学校旁云峰山。
   王湖(1900 ——1927)号文英,高沙镇蓼东村人。出生于清末一位秀才之家。光绪三十二年(1906)启蒙读私塾,民国五年(1916)毕业于蓼湄中学,民国七年春以优异成绩考入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1921年,就读于湖南第一师范学校时,结识了毛泽东,阅读了一些马列主义书籍和介绍俄国十月革命的书刊,深受启发,从此逐步走向革命道路。
   王湖从小即擅长作诗、故参加革命后,写下过不少革命诗句。现已出版发行的《革命烈士诗词书信选读》等书中均收有其遗诗。在一师读书期间,一次接到家书,得知大叔王湘甫(土豪,武冈县参议会参议员)对其家乡人民百般欺凌。在复信中,王湖大讲改造旧中国,建设新中国的革命道理,并附诗一首:“尽扫狼烟芟莠俏,乘风投笔剑横腰。宗邦事业何须道,扭转乾坤品独超。”信到家乡,人民争相传阅,盛赞其才与志向,而王湘甫等豪绅则嫉恨在心。不久怀着“扭转乾坤品独超”的壮志,投笔从戎,入唐生智部当兵。但现实很快使理想破灭,次年夏愤然离开唐部,另寻革命道路。同年底,赴安源路矿工人俱乐部工人夜校任教。1923年夏,在安源加入中国共产党。1926年春末,被中共湖南区委选派到广州农讲所学习。同年11月,奉命返回原籍从事农民运动,与刘卓、张五美、曾维汉等成立武冈县农民协会筹备委员会,王任农协委员,并兼任资东区农协委员长,领导全区建立6个乡农民协会,和农民自卫队,使这一带农民运动开展得如火如荼,迅速燃烧了家乡的农运烈火。面对当时迅猛高涨的农民运动,曾作诗一首:“志坚不怕青云高,直上青云逞英豪;炼就龙泉驱虎豹,劈开银浪斩金鳌。”王的父亲王雨亭,大弟王文伟,分别任区农协裁判委员、区农协自卫队大队长。土豪王湘甫、周裕光、马长成目睹农民运动风起云涌,极为惊恐,立即拼凑一个假农会,妄图挑起小东乡与大东乡之间的宗派斗争,从中渔利,破坏农民运动。王湖及时识破了他们的阴谋,于民国16(1927)年4月1日二率众砸毁了假农会的牌子,并将区农会由小东江迁往大东江荆竹铺。21日凌晨,当地大土豪邓岳云等威逼更夫杨太茂带路,绑架王湖解往武冈县城,区农协闻讯,当即鸣锣聚集农民三四百人,截获邓岳云等人,解往县城。接着,第二乡农协执行委员肖子述等发动近万农民进城逼使武冈县当局释放了王湖。
   “马日事变”后,荆竹铺团防局局长周裕光、反动驻军头目廖湘云、陈光中等疯狂捕杀革命人民,王湖与杨子英、向明贤、刘卓、肖子述等率领农民自卫队在资东、高沙一带与敌人周旋,后退于绥宁李熙桥的深山密林中,终因孤立无援,自卫队被击散,王暂避会同。8月29日,刘云龙函约王去彼地开展武装斗争,王即辗转回家告知家人,于次日凌晨离家启程。王湘甫、周裕光等得到关于王湖行踪的密报,率团丁尾随,王湖行至黄桥铺观音山时被捕。当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