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66|回复: 6

[高沙档案] 高沙镇:拾 遗

  [复制链接]

26

主题

112

帖子

5313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313
发表于 2016-12-8 09:0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高沙镇: 拾遗
高沙匪患覆灭记
   解放前,高沙匪患严重,老百姓经常遭受土匪骚扰,特别是官匪勾结,受害不浅。
   现录部分有史可查的人物、事件。
   张云卿(1898——1951),别名顺露,又名剑横,今黄桥镇石背村人,出身贫寒打过长、短工,做过煮酒熬糖小生意,但自幼放荡不羁。民国十二年,伙同尹礼钻、张四狗等一班无赖,手持刀棒,剪径行劫。后加入侄儿张慕云匪伍,常以长辈身份干预匪部事物。民国十四年张慕云行劫被毙,张云卿乘机收服其土匪队伍,并强占侄媳为妻,成为土匪头目,抢劫黄桥团防局,得枪20余支,后发展成洞口地区最大的股匪,网罗匪众达800余人枪,在高沙修建房屋,成为匪窝之一。张云卿时而被国民党政府招安,时而为匪,残害百姓、罪恶累累。1949年,高沙解放,张云卿率匪攻打黄桥区政府,杀害解放军战士、干部、群众多人,后逃窜绥宁,自称“反共救国军华南总部第三纵队”司令。1950年10月下旬,中国人民解放军136师奉命进驻绥宁剿匪,至12月上旬,张云卿匪部被彻底击溃,张及其心腹谢三钻子、谢乐球三人漏网逃脱。不久,张只身逃回石背老窝,藏身石洞,1951年2月5日,被人民解放军、派出所组织的民兵层层包围,张云卿走投无路,自毙于石洞中。
   杨相斌,高沙镇竹塘村人,家庭地主。民国二十九年(1940),任保队副,后在国民党军队当兵,民国三十四年,任武冈县警察局侦缉队洞口稽查组副组长;民国三十五年任武冈县警察队第三大队二分队队长、县自卫团中队长。名为警察,实为土匪,常行打家劫舍之事,欺压贫苦百姓。1949年10月,武冈解放,杨与张云卿等土匪勾结,成立反共游击队,任大队长。1950年9月29日,在绥宁县被剿匪部队捕获。同年11月28日,在武冈东门外被处决。
   邓兆瑞,高沙镇茶铺人,任国民党军少校营长。1949年10月13日,原国民党新八军独立师被解放军歼灭,邓不甘心失败,到城步县刘梦赛家里(刘系高沙温塘人),商议建立“西南反共游击队”,自封西南反共游击队司令,刘梦赛为参谋长。该组织成立后,袭击区、乡政府和解放军,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坏事干尽。1950年11月,被解放军剿匪部队歼灭,同年11月28日,在武冈东门外被处决。
   刘梦赛,原武冈县二区蓼溪乡七保温塘人。家庭地主,曾任城步县自治调查专员。1949年参加邓兆瑞组织的“西南反共游击队”,任参谋长,进行反革命活动。1949年11月14日组织攻打二区区公所(设湾头桥),后逃窜至绥宁和绥宁匪首童云祥谋夺绥宁县自卫大队枪支未果,又图谋组织200余人,再扩大势力,攻占武冈县城。并抢劫高沙、红岩、李熙桥。1950年11月,刘梦赛匪部被解放军剿匪部队歼灭,刘束手就擒。1950年3月18日,在高沙被处决。
“自由革命军”的覆灭
   曾纪学,又名德芳,高沙镇人,曾任国民党军营部情报军官、中尉排长。被解放军击溃后,回到高沙,不但不痛改前非,继续从事反革命活动,于1951年2月组织“反共自卫队”,隐藏枪支,被武冈县人民法院判刑一年。释放后,不思悔改,与香港潜回特务朱英才(后已处决)密谋组织反革命组织,1954年8月与袁进才、曾伯兆等人组建“自由革命军”,进行破坏活动。1955年,该反革命组织被公安机关破获,首犯曾纪学被判处死刑,主犯曾伯兆被判处有期徒刑10年,强迫劳动改造。
破获反革命组织“中国青年救国军”案
   刘定权,化名刘勇,高沙镇南泥人,1964年因投机倒把罪被拘留。自此对共产党和人民政府不满,串联发展六人成立反革命组织。
   刘兴清,高沙镇人,地主成分,后下放南泥乡农村。基于阶级仇恨,串连发展成员4人,后与刘定权反革命组织合并,成立“中国青年救国军”,策划叛国投敌,刺探军事情报、抢劫、杀人、放火。后被公安机关破获抓捕。在监狱中,抗拒改造,反动气焰非常嚣张,两名主犯被判处死刑。
朱云汉惨杀袁措宜
   1936年,土匪头子朱云汉被国民党招安,任命为保安队长,带着100多人枪,驻扎在高沙袁家祠堂东厢房。
   袁家祠堂西厢房,有几个蓼湄中学的青年学生在此补习功课,聘请杨岸青先生(新化县的老秀才,蓼湄中学国文教师)补习国文,其中有名学生名袁进裘,人长得英俊,且吹得一手好箫,大家都爱听,每当夜深人静,吹上一曲,格外引人入胜。
朱云汉有几个老婆,都是抢来的。带在身边的这个老婆姓曾,长得十分妖娆,杏眼桃腮,蛾眉皓齿,娇滴滴如出水芙蓉,且落落大方,好好与人攀谈。
   朱云汉经常外出,在一个“月挂柳梢’的夜晚袁进裘吹箫,朱的老婆倚着石拱门唱歌,唱的是《四季相思》、《桃花江》之类的艳曲。歌声婉转,箫声悠扬,饱含着无限情意。
   此事被朱云汉知晓,“呯呯“两声枪响,将曾其老婆杀死。又带人围住在此复课的青年学生,搜遍祠堂每个角落,扬言找到袁进裘,要“倒点蜡烛”(一种极其残酷的肉刑),“如果抓不到袁进裘,一定要爆了高沙市,杀尽袁姓人”。
   第二天,袁进裘之父袁宜措(高沙从事教育几十年的著名教师)请了高沙的父老給朱云汉赔罪,并答应只要队长息怒,任凭队长挑选一名闺秀作为继室,一切费用由袁家负责。上午九点,官绅们放着鞭炮来到袁家祠堂。为首的是武冈县义勇总队长刘异、自卫大队长张云卿、武冈县民生工厂朱乾斋、高沙区区长杨鸿钧、袁进裘之父袁措宜,还有高沙有名的父老乡绅30多人,鱼贯而入。一会儿,“怡和舘”的厨师们挑着宴席进来,一共十几担。
   下午,袁家祠堂的宴席散了,大家满面笑容,洋洋洒洒从祠堂走出来,向街上走去。不料走近扇把巷子,朱云汉霍地拔出手枪,向袁措宜打去,袁应声倒地,口喊“救命”。刘异一把将朱云汉挡住,怒道:“使不得,使不得”。张云卿把朱拉开,刘异吩咐人把袁措宜背走。朱云汉听说袁措宜未死,一路寻来补开两枪,结果了袁措宜性命。
   刘异此来,原是应高沙绅士和袁姓族老共请而来,并在电话中征得朱云汉同意,以为袁措宜可保无虞。想不到朱云汉背信,下此毒手,使刘异大失面子。于是密令朱云汉手下几个队附和国术教官对朱严密监视,连夜调集几个自卫大队,将袁家祠堂重重包围,机关枪架在四面八方。第三天,将朱云汉捉住,绑在城隍庙柱子上。一些曾经受过朱云汉欺凌的百姓,手拿棍棒当头乱打,有些受其欺凌的妇女手拿鞋底,朝其脸上狠打。不一会,一队枪兵,将朱云汉剥去衣服插上罪标,吹起冲锋号,推拥着游街示众后,直向迴澜桥下手沙滩上,在安排好的袁措宜牌位前跪下,由袁的家属捋酒祭告后,执行枪决。是时1936年11月11日上午。
   说也奇怪,朱云汉杀袁措宜时,天色突然阴沉,愁云四布;处决朱云汉时天色突然开朗,成千观众齐声高呼:“天眼开了! 天眼开了!”
袁老翘杀死杨相晚事件
   高沙惯匪杨相斌、杨相晚兄弟有人枪百余,其势力仅次于张云卿。在国民党政府统治时期,对土匪时剿时招(招安),这些土匪也就时官时匪,成为祸害一方百姓的顽疾。
   1938年4月,张云卿、杨相晚的 “自卫队”编入国民党军 49师直属营,张云卿任营长,杨相晚任三连连长,驻扎洞口。高沙长裕街人袁老翘在杨相晚部当兵,因不满杨相晚,趁杨不备,将其杀死,逃至江口。杨相晚之弟杨相斌,继任了其兄职位,派人捉住袁老翘,将袁脚筋割下一段,将其送往武冈县警署关押(后被处死),把脚筋悬挂于高沙长裕街袁老荞家门口,将杨相晚尸体摆放于袁家,大办丧事 ,逼迫袁家人披麻戴孝,充当“孝子”,街上摆席数十桌,人人均可入席吃喝,把袁家搞得一贫如洗,惨不忍睹。
桂花树下的惨案
   1947年秋末,高沙发生了一件罕见的抢劫杀人惨案,惊动了武冈县政府,当时的武冈县政府派员前来调查处理,由于官匪勾结,办成了冤案,无辜群众却遭受不白之冤,被抓入监牢,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直到1950年解放后,人民政府才平反了这桩冤案,真正的凶手被枪决伏法。
   那年秋末一个傍晚,高沙正前街卖棉絮的刘某,将几个月营业所得的资金清点捆扎,准备外出购买棉花,因为是小本生意,全是零票硬币(铜毫子),加之国民党时期货币贬值,法币、关金票子都不值钱,货款就达三担之多。
第二天清早,刘某请了陈某等二人挑担上路,外出购买棉花。走到五里冲桂花树下,突然冲出四个人,手持尖刀,将三人杀死,抢去所有的货款。很快,消息传到高沙街上,区公所和蓼湄乡公所一面电告武冈县政府,一面派人通知受害人家属将死伤者抬回家里。武冈县警署派员来高沙调查案情。
   不料,刘某当时还有一口气,已是奄奄一息。这时前来调查案情蓼湄乡自卫队张云卿(实为土匪),早已被凶手买通,指使人将刘某弄死,以杀人灭口。武冈县警署派来的官员, 根本不调查,按张云卿等人的意旨,胡乱抓了几个无辜百姓,当做“嫌疑犯”关进牢房,而真正的凶手却逍遥法外,此案一直拖到解放,未能结案。
   1949年10月,高沙、武冈相继解放。许多群众向人民政府反映此案,并提供了许多疑点和破案线索。武冈县人民政府对此案非常重视,作为剿匪中的重要案子查处。经过深入调查,真相大白,几名被国民党政府关押的无辜群众宣布无罪,把真正的凶手黄先进、曾广炎等四人依法逮捕,经武冈县人民法院审理,罪犯供认不讳。于1950年5月,在高沙快活岭将抢劫杀人首犯黄先进、曾广炎公开宣判,执行枪决。两名从犯亦判处了徒刑。高沙高声欢呼:“人民政府为人民除了大害,国民党破不了的案子,人民政府很快就破了。”
一次惊险的抗洪救人战斗
胡定位
   一九九二年六月一日凌晨,绥宁、洞口境内突发暴雨,蓼河水位猛涨百年未遇,早上七点左右,洪峰冲过正在修建中的“高沙大桥”,一座长一百二十八米、宽二点五米的浮桥和大桥施工的架树、架板和施工中的水泥等各项物资全部冲走,五根尚未吊装,重三十三吨桥大梁堕入江中,共计捐失三十六万五千余元。水灾发生后,县、区、镇和大桥指挥部立即组织一百多人奋力救灾,塘前村民,首当其冲,一马当先,不顾个人安危,奋力与洪水博斗。上午九时三十分,该村村民梁开友、刘从淼、周老四划着小木船在洪水中抢救木材,突然洪波将船冲翻,木船打着筋斗随着洪水翻滚往下飞奔,粱开友等三人被波浪冲到滚水坝边被拦住,三个人挣扎爬到坝边的石头上紧紧地抱在一起,水浸没了他们全身大半截,河两岸和洄澜桥上数千名群众心急如焚,其家人哭声震天,十时四十分,十多个冒险青年划着木船经几个曲折救出了梁开友、刘从淼。周老四因刚动开刀手术不久,加之不会游泳没有跳上船,河水不断上涨,水势越来越猛,这时,县武装部闻讯,特装运来小汽艇,因水势太猛,怎么样也开不到位,急得众人心酸泪下,。时间已到下午四点,高沙镇六十岁的居民唐老三、镇建材厂五十四岁的李同生、李开胜、搬运队工人曾纪忠等四人,一切以救人要紧,自告奋勇,不讲任何代价,划着一只木船,凭着他们多年的水上作业经验,与洪水搏斗几个回合,终于将船靠近了周老四,当老周安稳地上船到岸时,数千名群众才松了一口气,此时,掌声、欢呼声、赞扬声连成一气,响彻云宵。九四年春节,  《邵阳日报》发表了《众志飞虹》的长篇文章,高度赞扬了大桥的建设者和各界人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2

帖子

5086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086
发表于 2016-12-8 14:5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高沙的传奇故事可以写几十本书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7

帖子

5103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103
发表于 2016-12-8 16:51:26 | 显示全部楼层
张云卿在高沙最有名气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36

帖子

5103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103
发表于 2016-12-8 17:05:17 | 显示全部楼层
小二郎 发表于 2016-12-8 16:51
张云卿在高沙最有名气啊。

张云卿在高沙是个亦邪亦正的人物。大部分人说他坏,但也有一些人说他好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3

帖子

5075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075
发表于 2016-12-9 17:30:24 | 显示全部楼层
听爷爷辈讲,杨相斌很有名气。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50

帖子

5149

积分

信得过个人组

Rank: 1

积分
5149
发表于 2016-12-23 09:5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解放前的高沙,和春秋战国时期一样,混乱得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7-19 10:30 , Processed in 0.084141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