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212|回复: 0

[文艺资讯] 沉痛悼念武冈文坛名宿、著名作家鲁之洛先生

[复制链接]

219

主题

434

帖子

1806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06
发表于 2017-2-7 20:31: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align=center][size=4][b]       UF830044559001253882581.jpg [/b][/size][/align][size=4][b]       邵阳日报新指媒[/b](编辑石世桢)“鲁之洛同志逝世;遵照先生遗嘱,经亲属商定,谢绝[b]礼金馈赠[/b]”——2017年2月6日,湖南省邵阳市文联,发布讣闻。[/size]
[align=center][size=4][/size][/align][size=4]  鲁之洛,原名刘伦至,优秀的文艺工作者、著名作家、邵阳市文联原主席。[/size]
[size=4]  “讣告”显示:鲁之洛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17年2月5日20时25分在长沙逝世,[b]享年82岁[/b]。[/size]
[size=4]  现定于2月8日(周三)下午4时,在邵阳市大山岭殡仪馆[b]万福厅[/b],举行鲁之洛先生遗体告别仪式。[/size]

[size=4]  [b]【链接阅读A:人物简介】[/b][/size]
[size=4]百度百科显示——鲁之洛(此笔名来由[color=#fe00]与酒有关[/color],详情附文末),1935年出生,湖南武冈人。1949年毕业于武冈洞庭中学初中部。历任解放军独立十七团、十六团、邵阳军分区及邵东兵役局文工团团员、文书、参谋、助理员,武冈第一中学语文教师,《武冈报》记者,邵阳文化馆干部,邵阳市文联副主席、主席、党组书记,《新花》杂志主编。邵阳市政协委员、常委,湖南省文联委员、省作家协会理事。[/size]
[size=4]  鲁之洛1954年开始发表作品;[color=#fe00][b]1980年加入中国[/b][/color]作家协会。著有长篇小说《路》、《龚大汉和他的漂亮老婆》、《你别想安宁》,儿童文学集《松伢子历险记》(有朝文版)、《锁宝寨奇闻》、《荷花塘》,散文集《览奇集》、《鸡冠子上漫游记》、《绿色的梦》、《海边听风》,长篇纪实文学《张浩传奇》(合作)等。《松伢子历险记》获1981年湖南文学艺术创作奖,《锁宝寨奇闻》获1981年-1982年湘版少儿读物优秀作品二等奖,《鸡冠子上漫游记》获湖南省首届儿童文学大奖、全国首届地理科普读物优秀奖。[/size]



[size=4]  [b]【链接阅读B:传奇作家鲁之洛】[/b][/size]
[size=4]见报原标题《鲁之洛:邵阳文坛一大树》[/size]
[size=4]  原载2011年4月27日《邵阳晚报》;作者:邵阳晚报记者  袁光宇[/size]
[size=4]  [/size]

[size=4]      鲁之洛是邵阳文坛上的一颗大树。[/size]
[size=4]  许多人喜欢他的作品,感恩他的提携,而我,钟情于他身上的[color=#fe00][b]传奇色彩[/b][/color]。[/size]
[size=4]  2011年4月17日下午两点,抱着好奇心,按照事先的预约,我轻轻摁响了鲁之洛家的门铃……[/size]
[size=4]  [color=#fe00][b]传奇之一:老年勃发“鲁之洛现象”[/b][/color][/size]
[size=4]  2002年初,中国文坛突然蹦出一部60万字的长篇历史小说《南宋痛史》,其题材之警醒、立场之鲜明、文笔之老到和史料之翔实,引起我国文学界和历史学界一片惊奇。这部长篇历史小说的执笔人,就是时年68岁的鲁之洛。[/size]
[size=4]  《南宋痛史》看似横空出世,其实却凝聚着鲁之洛的6年心血。早在1996年的一个夏日,当时正在珠海主持《明镜报》的鲁之洛,组织报社全体同仁往新会县参观南宋最后一场海战纪念馆——“崖山圣母殿”。鲁之洛亲身经历过抗日战争,自己又参加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南宋凄惨灭亡的历史,当时世纪之交之际国人对国耻的淡忘,勾起了这名热血老人无法抑制的创作冲动,一个借史警世的强烈愿望,在他心头激烈荡漾。经人引荐,鲁之洛结识了新会方志专家、作家陈占标,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合作创作这部长篇历史小说。在花费三年半时间搜集资料、遴选素材、酝酿成熟后,已经66岁的鲁之洛又花两个月时间熟悉电脑,于2000年2月6日开始写作,当年6月10日完稿,历时仅四个月零四天,[b]平均每天创作近5000字[/b]。2002年元月,《南宋痛史》由花城出版社出版。[/size]
[size=4]  或许是得益于现代化的写作方式,2003年元月、2004年9月,鲁之洛的抒情散文集《心中升起一片彩霞》和图文并茂的游记《走近多伦多》,分别由湖南教育出版社和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人们以为年逾古稀的鲁之洛会就此打住,谁知2006年8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又隆重推出他的长篇散文《小城旧韵》,再次让文坛惊异。在这部15万字的长篇散文里,鲁之洛对生他养他的都梁古城武冈进行了如痴如醉的描绘。散文还在创作阶段,上海文艺出版社一名资深编辑在博客上看到部分章节,立即致电鲁之洛,要求出版这部作品;北方青年女画家刘文文,被鲁之洛笔下的武冈古城所倾倒,不远千里来到武冈,为《小城旧韵》作插图、配照片。[/size]
[size=4]  《小城旧韵》是鲁之洛[color=#fe00]自认的代表作[/color],是他的[b]文学高峰之一[/b]。这部作品的最成功之处,在于它生动记录了武冈古城曾有或仍有的独特意象,是一部人类历史文化的教科书,一块和谐社会的活化石。捣衣女子那一张张俊俏的脸、一双双被水浸泡得通红的手,夏夜在水中、水边尽情游泳、休闲的人们,老南门洞子的幽深,文庙的庄严,吊脚楼的风情,赤脚走在上面或凉咻咻或烫得跳的石板路,比意大利比萨斜塔还要早数百年的花塔,神秘的云山秦人古道,特色独著的血浆鸭,不亚于云南过桥米线的米粉……一切的一切,把人们带到一个个审美的高处。[/size]
[size=4]  [b]青年作家马笑泉[/b]在该书的序言中说:“有你这等经历的人,却没有你这样的文笔。有你这等文笔的人,却没有你这样的经历。你不写,若干年后,关于武冈的许多事情就会湮灭无闻。”这段话对作者和作品都给予了高度评价。[/size]
[size=4]  现任[b]邵阳市文联主席张千山,[/b]专门用一篇长篇评论深刻剖析《小城旧韵》的文化意义,认为该书是对古城历史文化的生动再现,是对和谐社会与湖湘人文精神的丰富体现,是对旅游文化资源的优美呈现。[/size]
[size=4]  鲁之洛晚年高产、佳作接踵而来的状况,被[b]文坛称为“鲁之洛现象”[/b]。如今,他的文学创作已接近800万字,堪称著作等身。真不知道鲁之洛先生,明天又会给文坛扔出一个什么炸弹。[/size]
[size=4]  [b][color=#fe00][size=16px]传奇之二:一生较真、硬气、偏激[/size][/color][/b][/size]
[size=4]  鲁之洛是个高大魁梧的美男子。现年77岁的他,看上去只有60岁左右。他眼神坚定,笑容爽朗,跟他坐在一起,会全然忘却他是一位年近八旬的老者。鲁之洛自己这样评价武冈城外的南山和武冈人:“没有什么沟沟壑壑,没有什么重峦叠嶂,就像多血质的武冈人,总是毫无遮拦地立于人前。”亏了他的“多血质”和“毫无遮拦”,数十年来,鲁之洛在文坛播撒众多佳话。[/size]
[size=4]  鲁之洛较真。上世纪五十年代,鲁之洛拜读郭沫若先生的自传作品《洪波曲》,郭在《洪波曲》中提及长沙的凉薯如何好吃,鲁之洛读后颇为不服。他认为:长沙的凉薯怎能比得上武冈的凉薯呢?他随即给郭沫若先生寄去武冈凉薯数枚,并附信一封,请郭老回答:凉薯究竟是哪一处的好?此事经著名散文家叶梦在其《皇城气象说武冈》一文中披露后,在湖南文坛广为流传。还有一次,外地一帮文友在鲁之洛的陪同下游武冈,走着走着,鲁之洛就开始吹武冈山好水好小伙英俊姑娘漂亮了。大多数人都听说过当着鲁之洛的面,是绝对不能说武冈的不是的,所以大家均沉默不语。偏有一人忍不住“撩事”,说:“武冈的妹子漂亮是漂亮,就是个子太矮!”鲁之洛急了,大叫:“武冈的妹子,就是矮也漂亮!”其实,这帮文友是不了解鲁之洛的底细,如果了解,可以点他的“穴”:“武冈妹子这么漂亮,你自己怎么娶个邵东婆娘?”另有一次,武冈籍文学青年周宜地呕心沥血写了一部中篇小说《昨夜风暴昨夜雨》,被《芙蓉》丛刊的一位编辑看中,准备带去发表,鲁之洛却不同意,说还要改。当时周宜地十分不满,担心失去一次跻身文坛的宝贵机遇。几个月后,修改后的稿子被《湖南文学》主编看中,在1999年第三期的《湖南文学》头篇刊出。直到翌年周宜地因此文获得全国大奖时,他才理解了鲁之洛的良苦用心。[/size]
[size=4]  鲁之洛硬气。据现已是著名作家的周宜地回忆,文化大革命刚开始不久,鲁之洛受批斗游街,他赶紧慕名前去观看:“我刚挤上前去,就发现一伙人押着一个人从化龙桥上走过来。那是个个子较高,体魄健壮,长得一表人材,年纪还不到三十的汉子。他的两只胳膊让旁边两个人分别死死地抓着,好像怕他逃跑似的。但他并没有一点点逃跑与害怕的神态,头高高地昂着,胸也高高地挺着。不一会,他便被淹没在越挤越厉害的人流之中,离开了我追逐的目光。”鲁之洛坚持创作原则,宁折不弯。邵阳数十万大军修建湘黔铁路时,指挥部安排他写一部反映铁路建设的长篇小说,要求必须写敌对势力的破坏。鲁之洛通过实地体验生活,发现并没有敌对势力搞破坏的情况发生,拒绝在小说中写进这样的内容,差点被清洗回家。但最后他还是没有将“敌对势力破坏”写进《路>中。[/size]
[size=4]  鲁之洛的较真、硬气中略带偏激。中国作协某副主席为人作了一篇序言,被鲁之洛看到了,活生生从中挑出18处语法错误;在他面前提到《小城旧韵》,不可言“散文集”,如言,他必定纠正为“长篇散文”。一位外国文豪告诫一名文学爱好者不要步入文坛时曾说:“你有作家的才华,但你没有作家的偏激。”也许,当好作家就是需要一点偏激,否则当不了好作家。像鲁之洛先生,偏激时,也是很可爱的。老了,依然“偏激”,这或许就是出现“鲁之洛现象”的重要原因。[/size]
[size=4]  [b][color=#fe00][size=16px]传奇之三:在祖国大好河山间畅饮[/size][/color][/b][/size]
[size=4]  绥宁籍作家陶永喜,对鲁之洛最深刻的印象是:“碰到好酒好菜时,老爷子一手拿筷子,一手端杯子,双眼笑眯眯的,那样子连在旁边看着的人都跟着陶醉!”据说,鲁之洛领着一帮人在长沙办《军事博览报》时,喝遍、吃遍了整个长沙城。[/size]
[size=4]  鲁之洛自小善饮。五六岁时的一年春节,他骑在一位姓陈的哑叔的脖子上去看耍龙灯、舞狮子。每到一户人家,他专拣主人端出来的“甜水水”喝,喝着喝着,脑袋和四肢全耷拉下来了。那东西哪是甜水,是酒。年长一些,在那个封建大家庭中得不到多少温暖的鲁之洛,常年赖在善良的伯母娘家不肯回去,他一直亲切地叫伯母的父母为外公、外婆。外公巡山时挂在腰间的那个酒葫芦,进一步锻炼了鲁之洛的酒量。十一岁那年回头堂乡老家扫墓时,鲁之洛用在关键时刻两大碗米酒,放倒了当地有“酒海”之称的乡绅张和平,迅速酒名远扬。就这样,年幼的鲁之洛在未踏入文坛之前,先踏入了酒坛。[/size]
[size=4]  鲁之洛原名刘伦至,[color=#fe00]笔名“鲁之洛”的来由,也[/color]与酒有关。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在邵阳军分区任职的刘伦至初涉文坛,每有稿费到手,便邀上军分区的笔杆子们上盟华园“打牙祭”。酒过三巡,笔杆子们就开始闹着给他取笔名了。刘伦至母亲姓周,鲁迅(周树人)随母姓鲁,故刘伦至笔名也姓鲁;当时笔杆子中有位“大哥”谭介球的笔名叫“胡洛”,于是就给刘伦至取名鲁洛;刘伦至自己觉得“鲁洛”不太好听,又自作主张在中间加了一个“之”字。后来[b]享誉文坛的“鲁之洛”笔名,就这样在一张酒桌上诞生了[/b]。[/size]
[size=4]  正式步入文坛并逐渐走向文艺界领导岗位后,出众的酒量、豪爽的性格、不服输的精神,使鲁之洛的酒名跟文名一样响亮。半个多世纪以来,鲁之洛走到哪里,喝到哪里,在祖国的青山绿水间陶醉。在湘中一山民家里,他喝过红薯酒;在广西田阳县,他喝过甘蔗酒。在黑龙江畔,他与老渔民孙老头就着黄瓜喝六十五度的“北大仓”;在拉萨附近一位基层干部家里,他当着主人的面连喝八碗青稞酒。最难忘的两次畅饮,分别是在神农架和黑龙江江心。1982年8月12日,作为受解放军总政治部邀请深入军旅体验生活的地方作家,鲁之洛来到黑龙江畔的一个部队采风。部队的指挥官颇具诗人气质,午餐时分,命令士兵将活动码头撑离岸边,在距黑龙江主航道不远处抛锚。主航道其实就是国境线,在国境线上举杯痛饮,水天一色,一边一个世界大国,是何等的气派与潇洒。这一次鲁之洛畅饮“玉泉汾酒”后,又跳入江中畅游一回。还有一次畅饮是1986年金秋十月,鲁之洛参加长江流域九省作家笔会,遇上意气相投的青海省藏族作家昂朵。在湖北神农架的一家宾馆里,昂朵酒兴大发,来找鲁之洛拼酒。双方喝红了眼,如果不是青海省作协主席朱奇夺下他们的酒杯,神农架的野人恐怕也要来观战。是夜,昂朵在宾馆的走廊上唱了一夜歌,跳了一夜舞,连保卫人员都被他的歌声和舞姿所陶醉,不忍阻止他,直到他自己沉沉睡去。[/size]
[size=4]  鲁之洛现在还每天要在家中喝两顿酒。他喝酒是“好而不淫”:既豪爽,又有节制;鲁之洛喝酒还希望主动权完全掌握在自己手中,即“讲得来”举杯就喝,极不喜欢哼哼唧唧的应酬式饮酒。[/size]
[size=4]  唉,“微斯人,吾谁与同”,真想跟鲁之洛喝场酒。[/siz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于本站 | 社区文化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条款 | 广告服务 | 版主守则 | 申请删帖流程 

Archiver| 手机版| 小黑屋|   

站务联系QQ: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声明:所发帖子仅为发帖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高沙古镇网立场| 

( 湘ICP备16014651号-1 )| 主办单位:高沙镇商会、高沙镇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承办单位:湖南省高沙古镇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 注册请先加入本网QQ群575608233     投稿邮箱: 79024467@qq.com

GMT+8, 2019-1-17 23:51 , Processed in 1.004395 second(s), 34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